打印

[申请毕业] 妖怪都市

0

妖怪都市

版主留言
yuiop007(2019-12-2 08:29): 本区发帖必须原创,违者封号。
妖怪都市第一章:红与蓝  混沌的空间中,男人凌空而立,周围游荡着的粒子仿佛对他没有丝毫感应似的。唯有男人不时起伏的胸口还证明他还活着,他有一头天蓝色的短发,裸露的脖颈上分部着细密的蓝色鳞片。  阴郁的气息从四面八方涌来,在男人的身边围绕成了一个漩涡。犹如真龙吸水版,阴郁的气息涌进了男人的胸口。男人强壮的身躯轰然炸裂,随即一条张牙舞爪的蓝色神龙咆哮着舞动着。  “啊!”  我猛地坐起身子,身上盖着的棉被噗的落在地板上。即使是在冬季,我的身上还是布满了冷汗。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做这个梦了,人都会做梦,要是连续几天、十几天、几十天做同样的一个梦的话那就不正常了。我一直被这个猛所折磨,看了好几家的心里医生都没看出个所以然来。老妈一直说我被脏东西沾上了,按照村子里的说法是要结婚冲喜的。  我不由得苦笑,自从老爸去世后,妈妈就独自一人带着我回到了乡下老家。对于父亲留下的遗产也没有过问,只是拿了足够读完大学所需要的钱。  我坐在床沿上,从床头的柜子上拿出一支烟,摸出打火机点火猛吸了一口。抽完这支烟我来到饮水机前,满满的接了一杯,拿出安眠药混着温水喝了下去。我因为这个噩梦而常常失眠,所以安眠药是不可缺少的物品,无论是出差还是平常的工作都有带。  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床边,我鞋也没脱便和衣而眠。  依旧是一夜的噩梦,即使有安眠药的作用在里头也无济于事。半睡半醒的我拼命的挣扎,到清早起床时伸手一摸,床单上枕头上都被汗水浸湿了。这段时间是梦发作的最多的一段时间,几乎每晚都会做。尽管夜晚没有休息好,第二天依旧生龙活虎,这也是我没有被公司弹劾的原因。  走进浴室洗掉身上的汗水,便刷着牙便往头上涂着洗发水,我半眯着眼,透过湿漉漉的镜子看着我此时滑稽的样子。  洗完澡后,我将昨天留下的冰水重新注入温水,狼吞虎咽般的往嘴里倒了进去。期间老妈又给我打电话告诉我晚上有一个饭局要我去,说是什么当年老爸在世的时候所指腹为婚的。后来因为老爸的死这件事也不了了之了,没想到老妈又把这件事翻出来了。  老爸是做什么的我不知道,只知道他有一个非常好的朋友。当年两人孤独的来到异乡打拼,不成想两人联手竟搞出了一些名头出来。两个高兴的男人随即将下一代的关系定了下来。老头非常争气,生了我这么个儿子,刚好老爸的朋友生了个女儿,这层关系就这么定了下来 。  这么长时间了,我家已经没落了良久了,天知道对方心里是怎么想的,拱手将着偌大的产业让给我?其实在我的心里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打算,再怎么说老妈这么长时间了也不容易,我有怎能忍心看她受辱呢!  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使我格外抗拒那个素未谋面的未婚妻。自从开始做那个梦的时候起,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化。特别是在性的方面,时常看到女性的屁股就会勃起,好似岛国AV上经常出现的色情狂似的。还好我在J市打拼的这几年认识了不少的好兄弟,特别是苏南。他的父亲是J市的副市长,第一次去碧海蓝天就是他带我去的。  刚好今天苏南约了几个朋友一起出去玩,正在休假的我自然也被他拉了出去。  在小区门前等了好长的时间不见苏南,我抹了把头上的汗水,来到一旁的小卖铺中买了个雪糕,一边咬在嘴里一边翻着钱包拿钱。  “This is the last dragon(这就是末代龙裔)?”耳边响起女性轻柔的声音,正在翻着钱包的我含着雪糕呆萌的抬起头。  首先入眼的便是一双笔挺白皙玉腿,没有穿丝袜,在往上是天蓝色的牛仔短裤,上身是一件窄小的背心,裸露着平坦的小腹和精巧可爱的肚脐。她的身材非常好,属于正看成岭侧看成山的类型。束着高高的马尾,白皙的脸蛋就像陶瓷娃娃般精致,一双大大的眼睛,明媚的竖瞳。  竖瞳!?!没错,真真正正的竖瞳,碧绿色的竖瞳毫无情感的盯着我。  我惊讶的张开了嘴,我仿佛感觉到了我的瞳孔一定已经扩张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程度,口中的雪糕啪嗒一声落在地面上。  “Sure enough, you can see it(果然,你能够看得到)!”她再次从口中蹦出一句英语,白皙如水葱般的玉指抚过粉颊。  在我狐疑的注视下,那美女就像变魔术似的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一个墨镜戴在了脸上。在漆黑的墨镜衬托下,她的脸蛋显得更加娇俏可人儿。  我咕嘟吞了口口水,胯下鸡巴明显有勃起的痕迹,没想到只单单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动作就有如此之大的魅力。我连忙掏出钱付给店主,弯着要就像煮熟的龙虾般狼狈的离开这里。  “咯咯咯……”  身后美女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我更加窘,逃似的离开美女的视线。  “末代龙裔,开始觉醒了吗?的需要大量的优质女性最为引子才行啊!”  看到我狼狈的离开美女停止了笑声,用仅自己一人听到的声音小声呢喃。  连忙逃离的我连雪糕的事情都没去管,直到现在心脏依旧砰砰跳个不停。这是电话又响起,我吓的一哆嗦,拿出一看是苏南的来电。  “我说大佬,你在哪里呢?我已经在你家门口绕了八圈了!”电话那边传来苏南不满的声音,我将电话往外拿了一些,以免震到耳朵。  “在门口等我。”说了这么一句话,我草草的将电话挂掉。  那个女人是谁?我躲在一旁,扬起头往那个摊点看去,只见那里空无一人,就连之前的雪糕店也消失的无影踪。我惊的背脊发凉,连忙揉了揉眼睛,再看去,还是空无一人。  见鬼了!!  我连忙逃离这里。  心脏依旧在砰砰跳个不停,仿佛下一刻就会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太他妈吓人了!!  我不由的想起了前几天J市新闻上报道的灵异事件了,太诡异了。竖瞳的话还可以理解为美瞳,毕竟现在大多数的非主流妹子都好这一口,突然消失的雪糕摊让我惊骇不已。  不一会,苏南开着他那辆陆虎在我面前停下,玻璃慢慢摇下,露出了一个戴着墨镜的小白脸。  “我说大哥哎,真是让我一阵好找啊!”一见面苏南便不爽的朝我抱怨。  “太热了,我找个地方避暑不行吗?”我想了想,还是没有将刚才的事情告诉苏南。打开副驾驶的车门,我坐了进去,清凉的空调风迎面扑来,一扫刚才在外面所带来的闷热感。  “辰哥在林氏集团付出这么多,公司里都没有给辰哥配车。”苏南开着车,目不转睛的看着前面的路,嘴上却是不停的嚷嚷着。  我坐在空调车里,一手支在车窗上扶着脑袋,一种异样的感觉逐渐袭上心头。周围的一切慢慢远离,在迷茫中我仿佛有看到了别的什么,究竟是什么呢?朦胧中的身影高大巍峨,散发着只有上位着才会有的睥睨天下的霸气。  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朦胧的身影和我梦中的人一定有着什么联系,至于梦中的蓝色神龙!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吗?还是说我们其实一直生活在一个科学无法解释的世界中。  ………  “辰哥,辰哥……醒醒,我们到地方了!“耳畔传来苏南的声音,我居然睡着了。睁开眸子,苏南已经摘下了墨镜,露出了明亮的眼睛盯着我。  “到了吗?!”我呢喃自语着,推开车门,明亮的阳光照射在我的眼睛上,然而令人惊奇的是,如此耀眼的阳光我居然没有感到刺眼。  我在变化,我还是人类吗?就像是电影中演的那样,男主变异,失去家人开始流浪,无时无刻都得躲避着来自国家的追捕,以免自己沦为试验品过完余生………  太可怕了!!  我吞了口口水,低下头看了看白皙的手腕上的那只腕表,那是我18岁生日时父亲作为成年礼送给我的。当我再次抬起头直面太阳时,耀眼的阳光就像尖针一般刺痛了我的双眼。  呼!我吁了口气,看来是我这几天工作太慢出现幻觉了。人类怎么可以直面如此强烈的光线。  这时,苏南已经停好了车。  碧蓝天空是一家五星级的酒店,不仅是在j市,在附近的几个市区也是赫赫有名。正所谓有光明的地方就有黑暗,白天那些衣冠楚楚的达官贵人,西装革履的上层人士,一到晚上便丝毫不加掩饰心中的欲望。就算是没有碧蓝天空这个大型淫窝的存在,也会有另外的组织机构顶替,或许这就是人性吧。  四根大理石石柱撑在大门两侧,镀金的金色门框,敞亮的玻璃门,上面写着四个金漆大字――碧海蓝天。  我和苏南缓步步入门槛,身穿暴露旗袍,身材火辣的女服务员便带着职业化的微笑来到了我俩的面前。  弯腰行礼,从胸部的深v字领中露出了大片雪白的乳肉。  “欢迎光临碧海蓝天,我们将为你带来无微不至的热情服务!”声音甜糥糯的,显然是接受了不少的训练。  我将目光放在了苏南的身上,只见他从怀中拿出两张金黑色的火焰文vip贵宾卡递给面前的女郎。  “两位先生请跟我来。”女郎的笑容更加的灿烂了,好似平白中了千万元的彩票似的,一双妩媚的眸子扑闪扑闪的看着苏南,仿佛能滴出水来。  女郎带着我们走到一出阴暗的拐角处,深处纤细的手指在在对面的墙壁上轻轻一点,一个集聚科幻气息的电梯便出现在了我们眼前。  碧海蓝天会所隐藏在碧海蓝天酒店的地下,这是有身份的人都知道的一件事,在上层人士中算不得什么秘密。记得当初我第一次接触这里的时候可是惊讶好大一会。  当电梯打开后,苏南便对女郎下了逐客令,在女郎幽怨不已的目光下轻车熟路的走进电梯按下B15的按钮。  电梯内的装饰也是十分豪华,四周都是镀金的,顶层的鎏金吊灯将电梯映照的金光闪闪,脚下铺着红色的毛绒地毯,两盆香气扑鼻的紫罗兰。  随着叮的一声轻响,电梯门打开,隐藏在暗处的未知世界向我们打开了它的大门。  五彩缤纷的霓光灯照射着宽广的舞台,舞台上十几名身材火辣的女郎尽情的舞弄着诱人的身子,仅剩的三点式遮不住身上的春光。  台下是一个巨大的广场,众多的男男女女尽情的舞动着自己的身体,嗑了要的男女甚至当场开始做爱。  简直就是群魔乱舞!刚来的时候我被这一场面震惊的无以复加。  我和苏南没有理会广场中的淫秽一幕,而是走出电梯来到右手便的走廊中,经过了诸多的包厢,来到名为人间天堂的包厢前。  苏南伸手在上面敲了敲,不一会儿便有一个染着黄毛的男人探出头。  “南哥、辰哥,就等你们两个了!”这个人我认识,是j市警察局局长的儿子谢天华,仗着自己有个牛逼的老爹没少飞扬跋扈,当头来都是当爹的给他擦屁股。  进门后我才发现,这不是一场简单的聚会,在座的加上谢天华有四人,无不是j市有身份有地位人家的公子哥儿。也幸亏市长只有一个女儿没有儿子,否则的话这个圈子肯定会更乱。  一行六人坐在质地柔软的沙发上,这沙发极大,能轻而易举的坐下十几人,面前的加长桌子上摆放着瓜果酒水和一些小零食。说是包厢的话未免太过拮据,天上人间内部装潢华丽,空调、音响、超大的曲形显示屏、沙发、桌子以及面前小腿高的舞台。占地的话足有100多平米,更不用说周围紧闭这的十几个卧室了,这是碧海蓝天仅有的五个豪华包厢之一。  “辰哥既然来了,那节目就开始吧!”说话的是一个嘴里叼着雪茄的寸板头青年,他的眼角有一道狭长的疤,穿着黑色的皮夹克坦露着胸口,三根金色的链条像扣子一样连接着皮夹克,一个黑色的虎头纹身展现在众人眼前。  他是朱义,是和我关系很好的老铁。他的父亲是j市的地下势力大哥,黑白通吃。其本人手段也是十分残暴,手下有自己聚集的几百号小弟,个个都十分能打。  谢天华拿起桌子上放着的遥控器,在上面轻点了几下。面前的舞台顿时发生了变化,几座假山和塑料树木徐徐升起。三名衣着华丽的艳丽女郎也被升起,在她们的身旁,古堡式的壁画立在那里。  朱义抽了口雪茄,将一叠a4纸扔到了我的面前,“辰哥,这是碧海蓝天新搞出来的玩意,你看看。”  虽然并不知道像朱义这样的人为什么对我毕恭毕敬的,但我还是欣然接受,毕竟他们并没有做出对我不利的事情来。至于我父亲,天知道他是干什么的!  我看着朱义递给我的那叠a4纸,那是几张修订在一起a4纸,上面写着一串英语――A falling Princess(淫堕的公主)。  这是一个剧本,或者说是一个简单的故事,也就是此刻舞台上所表演的故事。大意就是有一天,一个国家被攻陷,敌军抓住了这个国家的公主。将这个公主逐渐调教成肉便器的故事。  “这还真是……”  没等我感慨完,舞台上的故事就已经开始了。三名衣着华丽的女人一把扯下身上的长袍,露出内里紧身的金色皮甲。皮甲极其暴露,在双乳上和下阴的部位挖了一个洞,一层薄薄的白纱将其掩盖,这种欲露不露的打扮果然更加吸引人。加之这三名女郎本就是会所里精挑细选的绝色,穿着如此淫秽的皮甲,面上的表情却又傲气凌人,前后如此巨大的落差,说之为恶魔天使也毫不为过。  显然,这三名皮甲女郎正是敌军将领。随着一阵金戈铁马的音乐响起,城堡壁画徐徐升起,白色洋服的金发公主楚楚可怜的蜷缩在一角,绝色的面容上挂着泪水。  在一段颇为暧昧的音乐中,三名金甲女郎将公主呈三角形围住,开始对她动手动脚。  金发公主尽力反抗,雪白的臻首左右摇动,金发飞舞。一名金甲女郎显然不耐烦了,伸手抓起公主的金发一巴掌掴在了她的脸上。接着,金甲女郎退下自己的战群,在她的腰间,不知何时已经绑上了一条棕色的塑胶阳具。  那名金甲女郎挺着腰间的塑胶阳具往绝色公主的唇上凑。白色洋服的金发公主紧抿着樱唇,誓死不让异物进入檀口之中。  金甲女郎不屑一笑,红唇勾勒出一抹嘲讽的弧。她挺着纤细的腰肢,仿真塑胶阳具顶在金发公主的唇上,一只白嫩的小手扼住金发公主的下颚,迫使她张开檀口,圆润的塑胶龟头迅速进入那温润的口腔。  在暧昧的音乐中,金甲女郎挺着腰间的塑胶阳具,丰腴挺翘的圆臀仿佛装了马达般有节奏的前后抽插。  “呕……呕……”  绝色公主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露出十分屈辱的表情含着巨大的塑胶阳具,晶莹的涎液顺着阳具溅了出来,滴在金色的长发上和素白的纱裙上,甚至是雪白的娇靥上都沾染了不少她的口腔黏液。  我只感觉一阵邪火自胯间升起,高挺坚硬的鸡巴顶起了一个高耸的帐篷。我抬起右腿压在左腿上,就这样翘起了二郎腿,伸手从桌子上拿起一瓶酒水灌入口中,以掩饰自己现在尴尬的处境。  我瞥过头看向其他人,发现除了朱义依旧悠然自得的吸着雪茄之外其余的人和我一样都是支起了帐篷。  苏南最先忍不住,在一旁拿起一个呼叫器,不一会儿天上人间的包厢被打开,七八名穿着各异但无一例外都十分暴露的装束女郎款款而来。  丰臀轻摆纤腰细扭,硕大高耸的乳房微颤,她们带着勾人的媚笑,走着性感的猫步儿来到众人身前。  “苏少!” “朱少!” “谢少!” “孟少!” “黄少!” “陈少!”  ………  苏南用眼神示意我先选,我淡淡的扫视了一圈,将一名穿着鹅黄色连衣裙的大奶女孩揽在怀里。  见此,苏南不客气的将一名黑衣女郎按在自己胯下,迫使她屈膝跪下,一张俏脸埋在他的裤裆里。苏南解开腰带掏出早已坚挺不已的肉棒杵在黑衣女郎的唇边,用上位者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舔!”  闻言,黑衣女郎抬头露出一抹媚人的娇笑,缓缓张开红唇将肉棒纳入口中,发出啧啧的吞吐声。苏南舒服的扬起头,舒爽的吁了口气,完全无视了舞台上的表演。  再看谢天华、孟非与黄四郎皆是如此,上下齐手的玩弄起身边的女郎来。朱义一手揽着一个女郎,嘴里依旧叼着雪茄,双眼注视着舞台,粗糙的大手不时伸进女郎的领口里握住一只乳房缓缓的揉捏。  我环着身边娇俏的女郎,不知道该是玩弄身边的女郎还是继续看舞台上的表演。潜意识里,我觉得我要继续看这场表演,冥冥之中有什么在影响着我。  我不动声色环着女郎的细腰看着舞台上淫秽的表演,不想这倒是惹怒了身边的黄衣女郎,她撅起两片抹了唇彩的樱唇来到我的耳侧缓缓吹气,用娇媚异常的语气对我说:“好爸爸要怎么玩不听话的淫贱女儿呢?操我!操我的贱穴!操我淫荡的屁眼,好好的操女儿,操烂女儿的穴!”  如此血脉喷张的淫秽言语传入我的耳中,我感到胯下鸡巴又坚硬了几分。碧海蓝天不愧为一流的情色会所,所训练出的女子勾人的技巧练得炉火纯青。  不由分说的,我伸手抬起她的屁屁将她放在身前。  “用你的小嘴去释放它!”命令的语气十足,夹杂着不容拒绝的胁迫。  或许是黄衣女郎天生就是M体质的缘故,只见她十分兴奋的摇摆着包裹在鹅黄色短裙下的丰臀。满脸的绯红,目露痴迷之色。  “大鸡巴爸爸要来惩罚不听话的母狗女儿了吗!”  于是十分乖巧的张开檀口,娴熟的用舌尖挑开裤脚,洁白的贝齿轻轻咬住银色的金属拉链,将其拉开。她十分娴熟的咬着我的慢慢褪下,一根20公分左右的巨大阴茎弹出拍打在女郎的面颊上。  “哦!好大。爸爸好大!”女郎先是一愣,接着便更加的兴奋了。冰冷的芊芊玉手抚上坚挺的肉棒,水嫩的小手缓缓的上下撸动。接着,她将高高束起的马尾解开,蓬松的长发披散在刀削般的香肩上。她慢慢俯下臻首,柔软的香唇越发接近我的肉棒。  我知道,这是她要为我口交的节奏,我将双手插入女郎瀑布般柔顺的长发里,随着她的动作我慢慢的压下双手。  终于,红润的小嘴包裹住了我的肉棒,然后吐出。伸出嫣红的淫舌来,在龟头的马眼处舔舐,随后慢慢向下,火热的小舌划过同样火热的棒身。  呼!我按着女郎的头,发出了舒爽无比的呻吟,半阖着眼注视着舞台上火辣无比的表演。  此时,只见一名金甲女郎挺着塑胶肉棒插着绝色公主的口穴。另一名金甲女郎在绝色公主的背后,双手穿过腋下揉捏着一对高耸挺拔的乳房。剩余的一名金甲女郎也换上了一条塑胶肉棒,和先前让绝色公主口交的女郎并肩站在一起,两条巨大的塑胶阳具就这么直挺挺的竖在公主的眼前。  油亮的龟头并在一起,两名女郎同时挺起腰部,想要给这个看似清纯内在无比淫荡的公主来个二龙入穴。  “呜呜……呕、呕……”  胃袋里传来恶心的感觉,饰演公主的女人明显感到了不适。由于舞台剧是近期推出的表演,三名金甲女郎缠在腰间的塑胶阳具都是最新、最大款的。就算是口技娴熟的她也感到吃不消,不过表演仍旧继续。  两条阳具塞进绝色公主的口中,将她的两颊高高顶起,来不及吞咽的口水顺着两条阳具的交接出流出。素白的长裙在胸口出被沾湿了一大片,由于只穿了一件长裙里面没有戴胸罩的缘故,高挺的乳房和小巧的乳珠清晰可见,一双白皙的手正在上面肆虐。此时绝色公主已经将自己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眼前的两根阳具上。玩弄着公主乳房的金甲女郎已经无法得到满足,她双手抓住公主胸口,用力向两边一撕。刺啦一声轻响,两只高挺弹性十足的乳房顿时失去了束缚,欢快的跳来跳去。  啪!  从腋下伸出的手掌在在乳房上扇了一巴掌,在白皙的乳肉上留下一片娇红,“真是淫贱的奶子!”更加粗暴的用力蹂躏手中的美乳。  站在公主身前享受着公主那温润檀口的两名金甲女郎同时将插在公主口腔中的阳具抽出。  咳咳!  绝色公主低下头猛咳,大股卡在喉管里的粘稠液体被咳出。雪白的面颊爬满了嫣红,细密的汗珠布满了精致的面孔。  随着咔嚓咔嚓撕裂声,绝色公主身上的衣裙已经被尽数撕裂,一丝不挂的诱人胴体散发着奶白色的光泽。在四人的身后,不知道何时已经摆上来一张圆形桌子。绝色公主扭着诱人的美臀踏上桌子,挺翘的臀部压着小腿跪坐在桌子上,三名金甲女郎挺着塑胶阳具围了上来。在重力的作用下塑胶阳具一甩一甩的散发着油亮的光泽。  三根硕大的阳具挺立在绝色公主的眼前,绝色公主勾起红润的小嘴妩媚一笑。一手握住一根塑胶阳具来回撸动,樱唇一张将面前的阳具纳入口中。三根尺寸不一却都超过十五厘米的阳具在公主的口中肆虐,她那金色的炫丽长发变得污浊不堪。那塑胶阳具不知道是怎么制作的,竟然和真的一样可以模拟分泌前列腺液,在数次的深喉下,三名金甲女郎撸动着塑胶阳具对准了绝色公主的美丽面庞,看样子是要射精了。  公主满脸淫媚的张大红唇,迎接着即将到来的暴风雨。三根塑胶阳具先后开始抖动,三条乳白色的玉柱就像拖了缰的野马,纷纷射在了公主的脸上,惊人的射精量将公主的脸庞遮盖住,连眼睛都睁不开了。白花花的精液顺着金发流在了乳房上,经过乳沟汇聚在小巧精美的肚脐上。  我大口的喘着粗气,伸手紧按着身下黄衣女郎的臻首,手指插在她的发丝中,嗅着身下女郎身上散发的幽香,我更加的兴奋了。粗大的鸡巴在女郎的檀口在快速的进进出出,几乎每两下都要深喉一次。连续口交了尽半个小时,我感觉阴囊收缩,胯下的鸡巴猛地抖动。身下的女郎也明白我快要射精了,于是更加的卖力吞吐着。  终于,在女郎的呜呜声中,我噗嗤噗嗤的射了一股又一股的精液,足足射了二十几秒。  干!我什么时候能射出这么多精来了?!  当我射尽最后一滴精液的时候,松开紧按着女郎臻首的大手。女郎顿时就像被玩坏的玩偶一般,直挺挺的倒了下去,鼻孔里,口腔中满是溢出的精液,胸前的衣物也变得白花花的一片。由于沉寂在极度的快感中,我并没有看到一旁朱义看向我的眼神时满是惊愕。  在我没有注意到的角度,朱义看了我一眼,连忙平复内心的惊讶,用我听不到的声音小声嘀咕,“末代龙裔,已经开始觉醒了吗?”  胯下的女郎开始为我清洁肉棒上的秽物,我一手抓着女郎的头发,领一只手从女郎的领口将手塞进去,握住那只弹性十足乳房。女郎被强迫坐在了我的腿上,我想起AV电影里的情节,伸手捏着女郎的裙摆向两侧用力一拉。  一声闷响,我尴尬的朝女郎笑了笑。妈蛋的,居然没有撕开。我感觉脸上非常的燥热,还好我在公司里是销售部的部长,脸皮自是厚的没话说,只是稍微露出点尴尬的笑容来。  女郎瞥了我一眼,脸上戴着放荡淫邪的媚笑,伸手在裆部的某一位置一撕,咔嚓一声流出一条巴掌大的缝隙。  干!原来是有机关的。  女郎扶着我的肉棒,一只手伸出用食中二指左右分开阴唇慢慢的坐下。胯部贪婪的小嘴一点一点的蚕食着我的肉棒。  “唔唔,哦……好大,……穿破阴道了……哦哦,唔啊………要插入子宫了……天呐,还有一截没有插进去吗!!”  女郎的声音兴奋而又惊恐,因为口交深喉的原因而变得有些沙哑的音调显得格外的性感。  “哦……大鸡巴爸爸终于要操淫荡的性奴女儿了,啊………大鸡巴…………呜呜……大鸡巴狠狠地操,操穿不听话的母狗女儿……”  她用沙哑的嗓音叫着春儿,丰满的大屁股一下又一下的落在我的胯部。我用双手托起那肉感十足的大屁股,女郎纤细的两条臂儿环着我的脖子,高耸的乳房在我的胸口不停的上下摩挲。我的鸡巴更加的坚硬了,扑哧扑哧的操逼声传出老远,而在场的人除了朱义依旧面色如常外,其余的人早已抱着怀中的璧人开始了造人的旅途。  我将下巴搁在女郎的肩膀上,深陷在沙发里的屁股配合着怀中女郎的动作,眼神依旧盯着舞台上。  故事到此并没有结束。  绝色公主将面颊上的精液全部用手刮下送入口中,乳白色的精液在她的口中被一条香艳的淫舌挑来挑去,淫靡的银丝连接在舌头与口腔之中,最后在三名金甲女郎的注视下咕嘟一口咽了下去,用欲求不满的目光幽怨地盯着三名金甲女郎胯下挺立的塑胶阳具。  而舞台上的桌子已经撤下,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柔软的床垫。一名金甲女郎躺在床垫上,绝色公主一手抓起塑胶阳具,高挺雪白的屁股款款坐下,那条棕色的塑胶阳具缓缓的插入嫣红色的甬道中,汁水四溢,发出淡淡的水声。  在公主的两侧,两名金甲女郎走向前,左右两条塑胶阳具抵在公主的脸颊两侧。公主一身一根肉棒握着,巨大的阳具挤满了整个阴道,公主的鼻翼一吸一合,发出了诱人的喘息声。她握着两条肉棒,将它们并在一起,伸出舌头用舌尖在上面舔舐着,然后张开红唇将两条肉棒包裹住,放在嘴里吮吸。  公主雪白的胴体一上一下快速的抖动着,粗大的肉棒在穴内进进出出,发出叽咕叽咕的水声,乳白色的黏液被进进出出的肉棒从阴道内带了出来。  一名金甲女郎从公主口中抽出肉棒,来到公主的雪背后面,她一手扶着阳具顶在那若隐若现的褐色肛门上。金甲女郎慢慢的向前挺进,公主皱了皱精致的眉头,由于嘴里含着肉棒正在进行着深喉,她并没有发出呻吟,只是从喉间发出猫儿般的低吟。  来回试了几次都没有侵入肛门内,金甲女郎伸手在下方性器交合的地方抹了一把。乳白色的体液涂抹在嫩菊周围的褶皱上,一根细白的中指轻轻在上面摩挲着。淡褐色的菊纹受到刺激缓缓的蠕动着,细嫩的手指挤开紧凑的肛肉进入。  “呜呜唔……”  下身阴道内快速抽插的塑胶阳具将着绝美的人儿弄得浑身痉挛,口中含着的阳具使她无法用任何的语言表达,破开后庭挤入手指让她身心崩溃。  眼角含着泪珠,粗大的肉棒进出间带出了大量的口水,当肉棒抽出口腔时,一道粘稠的白浊丝液被扯出,尽数的涂抹在了公主的脸上。  胯间那根粗壮的阳具依旧在啪啪啪的冲击着,在两人的交合处,一滩白浊的混合液体凝成一股。隔着会阴,一条高挺的肉棒正抵在后庭上。  紧凑的括约肌被肉棒左右顶开,鸡蛋大小的龟头已经被菊眼吞没,随着金甲女郎的动作,儿臂粗细的肉棒慢慢的插了进去。  两条肉棒,两条粗壮坚挺的肉棒隔着一层薄薄的嫩肉来回的抽插着
0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2-7 0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