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另类小众] 【战舰少女同人 小幽灵的场合 】(01) 作者:枢密院都承旨云舟

0

【战舰少女同人 小幽灵的场合 】(01) 作者:枢密院都承旨云舟

作者:枢密院都承旨云舟
字数:10911


              小幽灵的场合

  当当小幽灵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房间里。而在小幽灵的记忆
里,不久之前的ulysses,还在试图给她发戒指,但是小幽灵并没有接受。

  然后她感觉自己遭受到了什么重击,之后就到了这里。现在小幽灵的身体被
固定在一个木架子上,手和脚都被固定,只能徒劳的转动自己的头。

  她正处于极度的恐惧中,原因只有一个,ulysses和列克星敦两个人
正站在她的面前。而且有说有笑。

  现在,娇柔的女孩被剥得赤条条的,如一只粉嫩的小白羊,躯体被皮带紧紧
地绑缚在一座特别设计的恐怖刑具上。

  ulysses管它叫「插座」,这是一座蒙皮的拷问架,附带两个巨大的,
冷酷的通电跳蛋,后者正闪耀着耀眼的蓝色电火花,仿佛在暗示它们的残忍与无
情。

  小幽灵无毛的下体上,两个娇嫩的孔洞在跳蛋的刺激下变换着形状,不停地
痉挛着,如同经历高潮一般涌出滑腻的爱液。

  「说吧,只要开口我就关闭电源。」

  然而列克星敦的声音让小幽灵彻底的陷入绝望。

  「这是我和ulysses早就商量好的,只可惜你不愿意照着做,那我也
没有办法了,你自己先思考一会吧。」

  铁门轴承的摩擦声和关上的重响。

  二十分钟以后,ulysses和列克星敦回来了。小幽灵垂着小脑袋,四
肢仍然吊绑在刑架上,筋疲力尽,失去了挣扎了力量。

  ulysses离开时,让电流一直低强度运行,小幽灵羊羔似的胴体在插
入阴户和后庭的巨大震蛋刺激下,徒劳地颤抖着。

  ulysses从后方走近小幽灵,脸上带着邪恶的笑容。

  黑暗中,ulysses的手慢慢地摸上她纤细敏感的脖颈,她吃惊地抽了
一口气,然后开始一点点扼紧她小巧的咽喉。

  指头在女孩光滑细腻的颈子上按捏着,她如同受惊的小马驹,两条细直的小
腿本能地向后踢蹬。

  「我们回来了,卡伯特,感觉如何?」

  她无助地在刑架上挣扎着,扭动着小脑瓜,却无法从我的紧箍中挣脱,随着
ulysses的力度加强,她开始咳嗽??????

  「卡伯特,我希望你能及时回答我们的问题。」她咯咯地喘息,试图说话。

  ulysses的双手有些发抖,但仍然尽力扼住她的咽喉。

  她自然地吐出了细嫩的小舌头,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吐气声,粉红色的小嘴唇
不自主地哆嗦着,ulysses用手指轻划过女孩的嘴唇和白瓷般的脸颊,戏
谑地在她粉腻的脸蛋上按了按,如同列克星敦的手法般从她的头顶一直爱抚到她
的小脸,可怜的小幽灵发出狗儿似的呜咽,小肚子紧张得一抽一抽地。

  「我不想伤害你。不过,你实在是??????」ulysses叹着气,
语调中带着幽幽的情欲。

  「??????太可爱了!」

  ulysses大力揉搓着小幽灵紧绷的大腿,接着又略显粗暴地抓捏她已
经满是爱液的阴部嫩肉,手指在女孩嫩滑灼热的窒道中抽插,拨弄着她下身唇口
硬挺着的小肉球。

  「哦,耶!嗯嗯嗯嗯??????天哪,卡伯特,你太棒了!」小幽灵在黑
暗中小声地啜泣,ulysses弯下腰,含住她小巧的耳垂,往她的小脖子上
哈着热气。

  「我只是想??????把你这块小美肉吃掉,嗯嗯嗯嗯嗯!」双手从她的
颈子下滑过娇小的躯体,按在一对玉兔上。

  她再次全身僵硬,娇羞得双颊火烫。

  ulysses开始提着她,围绕巨大的震蛋器上下运动。

  房间里激动的呼吸声回响在小幽灵的耳边,手指紧紧地掐入她胸前的柔软,
黑暗中传来女孩越来越强烈的,夹杂着喘息的哽咽,最后变成了带着喜悦的娇吟,
她下身的两个肉洞中传来了越来越清晰的,液体搅动的噗嗤声,细小的蓓蕾坚挺
成两个硬核,随着我的手掌变换形状。

  她可爱的裸躯以一种自己都无法想像的淫荡方式,在ulysses的怀抱
里扭动着。

  「看看你的样子,可爱的小羊。」ulysses用一只掌心在小幽灵大开
的阴门上揉搓着,大拇指刷擦着她细嫩水滑的唇瓣,她的喘息越发激烈。

  「告诉我??????你打算让我们怎么折磨你,嗯?」列克星敦调高电流,
她再度开始抽搐。

  「难道你想就这么呆着?很喜欢这样??????是么?」ulysses
伸出舌头在她的后颈上一舔,她本能地往上一弹。小幽灵的小身板立即僵硬了,
浑身紧张得如同铁块。

  「我们为你准备了几个选项,在你做出决定之前,我没法降低电流。」她的
大腿无助地痉挛,口中发出诱人的呻吟,痛苦混杂着渴望。

  选项A??????我们把你从后庭穿刺到小嘴。

  「我们用一根光滑的金属杆,从你的后庭插进去!直到从你性感漂亮的小嘴
巴里穿出来,我们有手艺超群的大师,金属杆将通过你的整个身体,尽量不碰到
你小肚子里的内脏。」ulysses微笑着抬起她娇美的下巴,凝视着她无邪
的大眼睛。

  「选项B??????电刑架上的48小时。」

  「我们时高时低地调整电流,让电流始终流遍你的身体,直到你的烧烤时间
到来,然后,我们会全面调高电流强度,你会在1个小时的电烤之后死去。」

  「这期间,你会像个摇摆机一样抖个不停。」列克星敦把电流调高了两档,
小幽灵的颤抖越发激烈。

  「你现在的表演已经接近完美了。不过,我们还有五档没试过,我很期待哦。」
ulysses回头命令。

  「让她尝尝看。」列克星敦依言变换了5个档位,小幽灵无法自控地抽搐起
来,就像被放大镜聚焦阳光下的蚯蚓。小嘴里发出各种奇怪的呻吟,口水像喷泉
一样溢出。

  小巧的酥胸战栗着,脚趾一会儿绷直,一会屈起,小手紧紧地攥拳然后又大
张,几乎能闻到一股毛发烧焦的臭味。

  「就像这样,让她享受1小时。」随即电流又下降到刚才的强度。

  「选项C……慢绞处死。」

  「你将被绞索勒住脖子,在48小时之内被反复地吊起放下,直到最终被绞
死。」

  「而最后的选项D??????你将被钉死在十字架上。」

  我会使用3根大铁钉,你将被钉上一座木制的十字架,双臂分开,手腕部分
别被一颗钉子固定在横木上,第三颗长钉把你的小脚丫交叠起来钉在竖桩上。

  十字架立起来以后,你会挣扎着想要呼吸,在十字架上面上下蠕动,忍受无
法逃避的疼痛,48小时的搏斗之后,你会无力挣扎,慢慢陷入窒息直到死去。

  「这就是你的4种选择,你打算选哪个?甜心?在你选出自己的死刑方式之
前,你是无法休息的,明天你总会开始享用其中的一种,但到底是哪个呢?」

  黑暗中,随着ulysses的介绍,聚光灯一盏盏亮起,照亮了为她准备
好的,其余3种选择:直刺向天的粗大穿刺杆,晃动着粗大绞索的单人绞架,平
置在地上的黝黑十字架。

  小幽灵极度惊恐地喘息着,显得可怜又可爱「不??????不不不!」

  「你在说什么,卡伯特?」她似乎陷入了难以自拔的痛苦深渊,浑身都发出
了哀嚎,列克星敦走上前去,把ulysses拨到一边,无害地微笑着。

  「我是想帮你,我爱你,卡伯特,我想为你做到最好。」

  「??????不不???????不不要??????」

  「不要?你不想被折磨处死?」

  「?????不??????不??????呜呜呜呜??????」

  「但是,甜心,你必须被折磨,必须被处死,我们必须虐杀你,凌辱你的小
身体。为了你做出的错误的选择。」列克星敦弯下腰,在她耳边喃喃道。

  「就选一种吧,宝贝,让我们把电源关了,谁也不想你这样受苦。」列克星
敦再次吻了吻她,舌头吸吮着她流出来的津液,亵玩小幽灵粉嫩的香舌。

  她嗯嗯啊啊地抽泣着。

  「你想要被杆子穿刺?」她摇摇头。

  「绞刑怎么样?我们可以慢慢绞死你,你打算那样么?」小幽灵再次摇摇头,
拼命地挣扎。

  「不如你就这样在刑架上接受电烤,直到把你的脑汁都榨干,至少,你已经
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了,没什么可吃惊的,对么甜心?」一股被压抑已久的、尖利
的嚎叫从小幽灵颤抖的小嘴里发出。

  「看来你非常不乐意那样?那么你唯一的选择就是十字架了,想要我们把你
钉死在十字架上?」她又一次摇头。

  「哪一样都不选?」她急速地点头,娇俏的下巴仍然在痛苦地颤抖,列克星
敦皱起了眉头。

  忽然,列克星敦全力在小幽灵的小脸蛋上抽耳光,咆哮着:「卡伯特!!!
现在立刻给我选出你的死法!!!你这没用的小婊子!!!!」

  列克星敦扼住她的脖子,手指掐入她的小喉咙,如此用力以至于她很快双眼
向上泛白,一直掐着她的脖子直到她不再动弹,松开双手,她失去意识的娇躯往
地上滑去,ulysses立即调高了电流,小幽灵浑身一抖恢复了意识。

  「弄低点!」列克星敦对ulysses命令道。

  「你喜欢这样么?卡伯特?」她艰难地试图摇头,但失败了。

  「我并不想再打击你,但如果必须这样做的话我会的。我爱你,卡伯特,我
知道你在受苦。」

  她的小脑袋无力地歪向一边,列克星敦上去扶住她,她依然在颤抖着,在她
耳边低声喃喃:「如果你再让我失望,我会??????清醒点儿,卡伯特。」

  她挣扎着张开双眼,表情呆滞,现在她的意志完全被摧毁了,列克星敦摇晃
着她的娇躯,仿佛是一张没有灵魂的躯壳,她娇小的头颅毫无规律地摇摆着。

  「十??????」她哽咽着。

  「十??????十字??????架???」

  「你想要被钉在十字架上?」她无力地点点头。

  「好女孩!」列克星敦拍了拍她的后脑勺,微笑起来。

  列克星敦把小幽灵扛在肩膀上,顺着台阶下到她的牢房,一个狭小、邪恶的
囚室,这里没有任何自然光源,只有天花板上垂着的一盏陈旧灯泡。

  小幽灵平躺在一具长凳上,手足都被锁链牢固地捆好。

  锁链的末端被紧紧地拉开在长凳的四角,铁制的镣环死死地咬住她纤细的四
肢,这样可爱的小姑娘就没法在长凳上大幅挣扎。

  列克星敦为她带来了自己最中意的调教设备,塞口球、跳蛋、乳夹、尼龙绑
绳。

  可怜的小幽灵,一个难熬的夜晚在等着她,在被钉上十字架之前的最后一夜,
她将一整晚都处于性刺激中。

  把小幽灵柔嫩的身体捆绑到位以后,列克星敦坐在她的小脑袋边,宠溺地爱
抚她的秀发。

  「舔我的手指,好么?卡伯特,吮吸妈咪的指头。」小幽灵无神地张开小嘴,
默默地吸吮起来,秀气的小脑瓜机械地前后运动。

  「嗯嗯嗯嗯嗯,美味吧?让妈咪舒服一下,好么宝贝?」她细嫩的双唇紧紧
地包着列克星敦的手指,粘稠的唾液从指缝间不停地流出,柔滑的嫩舌自觉地在
指尖打着转。

  列克星敦能感受到女孩儿温暖的口腔,新剥鸡头般的嫩乳随着她的吸吮动作
上下起伏,她大概从未感受到如此羞耻。

  真可爱!

  「嗯嗯嗯嗯嗯,你真是甜美可口,卡伯特,妈咪喜欢你这样。」听话的小女
孩总是让妈咪很高兴。「列克星敦俯下身去,舔掉小幽灵脸颊上大颗的泪珠,充
满色情意味的哈气让她紧绷皮肤的温度开始上升。

  她啜泣着,发出各种诡异的性感呻吟。

  「嘘,妈咪有说过你可以制造噪音么?我想妈咪没说过,你是怎么想的,甜
心?我有说过你可以发出任何声音么宝贝?」她摇摇头,惊惶得说不出话来。

  由于紧张,小嘴里分泌出更多的唾液,环绕着列克星敦的手指,顺着她细腻
的脸颊流到下巴上。

  「我应该惩罚你,是么?」她疯狂地摇头,可爱的蓝色大眼睛中满是哀求。

  列克星敦掏出塞口球,在小幽灵眼前晃了晃。

  「这个将要塞到你可爱的小嘴里,在你在十字架上遭受窒息的痛苦时,我可
不想听到你的嚎叫,也不想听到你哀求。」

  列克星敦把塞口球压进小幽灵的口里,她没有反抗,泪水如山洪般从眼中涌
出,用力把口球按紧到位,在小幽灵脑后系上带子,她的唇角间再次溢出了口水。

  「妈咪不想听到那些东西,妈咪只是想好好欣赏你可爱的小身体在十字架上
颤抖和扭动,你实在太漂亮了,卡伯特,特别是痛苦的时候显得那么娇媚迷人。

  在看到你被处死的时候,妈咪一定会自慰的,我可不愿被你的哭泣和哀嚎破
坏了兴致。「列克星敦又开始逗弄女孩的阴蒂,ulysses将跳蛋递过来。

  「这会让你今晚保持合作,甜心。」小幽灵可爱地呻吟着,戴着口球的小嘴
只能发出小羊似的咩咩声。

  第二天。

  一整夜的虐待早已让她筋疲力尽,小幽灵仅仅在ulysses碰到她的时
候才颤抖了一下。

  她无毛的下身上,两个狭小的秘洞正在涌出浆液。几乎整晚都处于痛苦的高
潮中,她的神经早已麻木。

  不急着解开她的绑缚,ulysses跪在她的长凳边,抚弄着小姑娘光滑
的长发;ulysses把锤子放在小幽灵的小肚皮上,她看起来吓坏了,木制
的锤柄随着她每次无力的呼吸急促地上下起伏。

  「昨晚睡得如何?你看起来精神不错。」ulysses亲吻着她小巧的鼻
子,她娇羞地发出嗯嗯声,看起来仍然处在狂野高潮的余韵中,强烈的愉悦剥夺
了她的力量。

  列克星敦爱怜地解开了她的镣铐,她却依然娇柔无力地躺在长凳上,浑身衰
弱得爬不起来,仍然保持伸开手臂高于头顶,双腿微分的姿势,接着拔出了两颗
巨大的跳蛋,随着庞然大物的消失,小幽灵下身的两个洞穴似乎一时难以适应侵
略者的离去,仍然保持着门户大开的状态,爱液似乎涌得越发快了。

  列克星敦吃吃地笑着:「你得看看这些可爱的小工具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
哦我的天。」

  接着提起小幽灵,抱着她走上通往行刑室的楼梯,转过拐角后,她开始抽泣。

  那是属于她的十字架。

  房间内所有的灯光都聚焦在小幽灵的最后归宿上,巨大的黑色木制十字架静
静地平躺在地板上,光圈之外是一片黑暗。

  小幽灵无力地抓住列克星敦的胳膊,被口塞撑开的小嘴里,唾液紧张地流出
来。

  在十字架边上,放着即将穿过她血肉的三颗大铁钉,在雪亮的灯光下泛着寒
芒,她开始挣扎。

  「嘘嘘,卡伯特。」小幽灵仍然在颤抖,列克星敦安抚地吻着她的额头。

  「看那里,别扭头,十字架没那么可怕,我们只是把你钉在上面,然后立起
来,这就是我们全部要做的,你只需要挂在上面直到不能呼吸为止,好么甜心?
你会没事的宝贝,别把口水弄到妈咪身上。」列克星敦捏住了小幽灵的鼻头,她
透过口球发出激动的颤音。

  「想要呼吸?」小幽灵在列克星敦的臂弯中虚弱地颤抖,试图点头称是。

  「只要别用口水弄脏妈咪的衣服就放了你。」她摇了摇漂亮的小脑袋,挣扎
着试图吸回已经淌到下巴上的口水,可惜没有成功。

  列克星敦继续捏着她的鼻子。

  小幽灵闭上双眼,列克星敦没有理她,跪坐在十字架旁边,轻轻按住她的小
身板,半强迫地让她贴着十字架平躺,纤细白嫩的手臂沿着十字架的横木伸开。

  ulysses将小幽灵的双臂和纤腰牢牢地绑在十字架上,以免在把她胡
乱挣扎。

  「看啊,卡伯特,我们可不想让你挣脱十字架,把钉子敲进你的小手腕的时
候,你肯定会乱动的。」

  ulysses举起钉子在她眼前一晃,她试图从口球下面发出哀嚎,小小
的裸躯在十字架上疯狂地挣动,嫣红的乳头更是紧张得颗颗勃起,细嫩瘦削的肩
膀不住地颤抖着,白皙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

  在极度的恐惧下,她似乎重新恢复了活力。

  ulysses把黑粗的铁钉放到小幽灵的手腕处,当冰冷的金属接触到她
娇嫩的肌肤时,微微的刺痛和即将到来的恐惧已经让她柔软的裸躯变得极为僵硬。

  她绝望地拼命摇头。

  「砰!」铁钉刺入小幽灵如牛奶般细腻的肌肤,殷红的鲜血立即从雪白的的
肉体上迸射,显出一种残虐的美感。

  「啊啊啊啊啊~ 」ulysses举起了锤子,她的哀嚎越来越响,妩媚可
爱的眼睛几乎要睁爆,曲线优美的脊背极力弯曲,臀部脱离了木板,而ulys
ses微笑着,将锤子举过头顶,再度敲下。

  此时的小幽灵如同一只正在被火活烤的小兽,发出不似人声的惨叫,纤薄的
眼皮都在不住地抽搐。

  「呵呵,感觉如何,卡伯特?」列克星敦微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

  「放松点,试着去享受它。」然后示意ulysses用尽全力,越来越急
速地敲击铁钉,让这残忍粗大的家伙一点点消失在小幽灵细嫩的手腕里。

  起初,每一次敲击,小幽灵还能声嘶力竭地嚎叫,很快,她的哀嚎就变得嘶
哑而低沉,身体如同被水洗了一般,最后,伴随着铁钉深入肉体,她只是无力地
颤抖着,似乎连神经已经麻木。

  小幽灵的圆润细腻的小脚丫在受刑时绷得笔直,不时狂乱地踢蹬两下,她现
在已经快要发不出声音,苍白的嘴唇如死鱼一样大张着,口球上留下了深深的牙
印,只有微微的呼吸还在证明她活着。

  她被钉好的是左手,细嫩的手指不住地痉挛,时而弯曲成爪,时而完全摊开,
她起初转过头,不敢看自己被钉在木板上的左手腕,后来却把头转回来盯着左手,
表情却完全扭曲了。

  「好了,完成一处了。」列克星敦将第二枚钉子放到她的右手腕上,从ul
ysses手里接过了铁锤,小幽灵只是绝望地抽泣,却没有再次挣扎,只是口
水源源不断地从口球边缘流出。

  随着锤影在灯光下一闪,随着闷哼一声,铁钉穿过了她的骨肉,她再次猛烈
地踢蹬了几下,却没有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

  这一击快如闪电,铁锤下传来骨肉开裂的声音,残酷的铁钉整个穿过了小幽
灵纤细的手腕,尖端出现在木板的另一面。

  这狂暴的一击打垮了小幽灵的神经,她愣了一下才猛地发出一声尖细的惨叫,
但这却意味着右手腕的行刑已经完成了。

  「看看,我的甜心,妈妈是多么地仁慈。」

  列克星敦大笑着,小幽灵柔软的娇躯在狂乱地挣扎了一阵之后渐渐平息下来。

  「很遗憾,卡伯特,这样的确很痛,我真的不想看你这样受难,但我就是想
看着你被优美地钉在十字架上的样子,好么,宝贝?很快我们就会把你立起来,
然后你就可以在上面表演窒息,我也可以边欣赏边自慰。」

  列克星敦把锤子递给ulysses,现在需要他来完成最后一击,列克星
敦会将小幽灵颤抖的赤足交叠在一起,让最粗的那根钉子,将她的双足交错钉在
立柱上,还要调整膝盖的位置,恰到好处地分开她的大腿,让小幽灵光洁可爱的
阴部完全露出来,形成一个诱惑的姿势。

  ulysses的银色长发隐藏在阴影里,隐隐绰绰露出一点轮廓。

  小幽灵在列克星敦的按压下打着哆嗦,恐惧地啜泣和悲叹,她摇着小脑袋,
疼痛和畏惧的泪水不断地滑过脸颊。

  「看这里,这里,卡伯特,很快就全部结束了,我知道你很害怕。」uly
sses慢慢地举起了大锤,小幽灵的全身紧张地绷直,上下牙打战发出格格的
声音,再可怕的疼痛,与即将到来的未知恐惧相比,也会暂时褪色。

  锤子升到了最高点,ulysses分开膝盖,锤子在最高点晃动了几下,
他的肌肉凸起显示出这一击的力量。

  接着将木槌狠狠砸下,如同击打铁砧,肌肉爆炸性的力量推着铁钉轻松地穿
过了小幽灵交叠在一起的纤细脚踝,一寸寸地深入立柱,娇嫩的肌肤、柔弱的血
肉、纤巧的骨骼在重击下撕裂、破碎,晶莹可爱的小脚丫颤抖着,一丝丝鲜血从
铁钉的创口中流淌下来。

  直到钉子穿透木柱,在另一边探出头来。

  巨大的痛苦再次如潮水般袭过小幽灵的胴体,她精灵般的娇躯像过电一般,
猛地向上弹起,脊背被拉成一张弓形,小脑袋极度后仰,玉兔极力向前挺起,蓝
色的瞳仁几乎挣脱眼眶,小幽灵发出撕心裂肺的哀嚎,但在口球的作用下只是一
阵悠长的闷哼。

  接着,她又重重地颓然落回十字架,躯体在痛苦中无助地抖动,她的肺部几
乎被可怕的疼痛塞满,忘记了呼吸,在痛苦的支配下,小幽灵连绵不绝地呻吟和
哀叹,浑身不自主地战栗,大腿神经质地抽搐!

  她背后,十字架的木板上已经涂上了一层由她的汗水、口水、爱液混杂在一
起的混合物,在灯光下闪耀着,小幽灵在痛苦中无意识地运动被钉死在横梁上的
手腕,但娇嫩的肢体早已被粗大的铁钉紧固地束缚在刑具上,这一动作又同时带
来了新的疼痛折磨,现在,小幽灵已经被彻底地钉在十字架上了。

  列克星敦跪在小幽灵的脑袋旁,激动而贪婪地欣赏着她每一次无望的蠕动。
用双手捧起她清丽的小脸,反复亲吻小幽灵挺翘的鼻尖,她把眼睛睁得大大地,
左右摇头试图避开我,光滑的发丝不断地拂过我的手臂,而列克星敦开心地大笑,
在她的脸颊上爱抚着,用手指托起小幽灵尖俏的下巴,她发现哀叫无法表达自己
的感受,便轻轻地呻吟起来,雪白的小肚皮一抽一抽地,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妈咪真是爱死你了,卡伯特。妈咪只是为她的小姑娘做了最好的事情,对
么,甜心?你需要被虐待,你需要被窒息,然后??????」列克星敦伸出舌
头,舔舐小幽灵脸上的泪痕。

  「你需要痛苦地被处死,我很抱歉,宝贝,但这是你自找的,谁叫你做出了
错误的选择呢!」列克星敦对着她娇嫩的小腹轻轻地吹气,小幽灵抽泣着,她的
神经现在像是着了火,肌肉无助地绷紧。

  接着,ulysses抬起了十字架的顶部,在小幽灵绝望无助的呻吟中,
慢慢将基柱滑入地板上预设的坑洞里,当十字架竖起来的时候,她自然地沿着立
柱下滑,娇小的身体牵动了被钉在横梁上的手腕,让她再次发出痛楚的哀叹。

  她发现自己已经被牢固而残忍地钉在十字架上,手腕和交叠在一起的双足是
唯一的受力点,小家伙开始在十字架上本能地抽搐,艰难地呼吸着。

  列克星敦再次勾起她可爱的下巴,在她耳边低语:「这就是你短暂的余生,
好好享受吧。」

  啊哈,此时的小幽灵正在十字架上无助地蠕动??????她如小白羊般的
鲜嫩肉体无力地挂在十字架上,伸开双臂,娇柔婉转的姿势让她显得非常、非常
的漂亮,ulysses总是很欣赏十字架刑,女孩子们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模样
看起来特别地娇柔可爱。

  她们纤细的胳膊如鸟翼般伸展,小巧的乳房向上挺起,白嫩的小肚皮绷紧,
线条优美的脊背优雅地弓着,性感的大腿向两边分开,露出濡湿的,只有几根嫩
毛的光洁阴户,毫无羞耻地展现给观众,她们的青涩臀部紧紧地靠着立柱,更显
得挺翘圆润。

  列克星敦面带微笑,直接走到小幽灵分开的大腿间,在她鲜嫩多汁的无毛玉
门上轻轻抚摸,用手指插入她温暖、嫩滑的肉唇中,感受那种被紧窄湿热的褶皱
包裹的感觉,就像插入了她的小嘴里一样!

  列克星敦把脸贴在小幽灵张开一条缝的小穴口,伸出舌头在她渐渐膨胀起来
的两片嫩肉之间舔弄着,她温热的肉缝中,蜜汁混合着唾液一起流淌下来,列克
星敦的舔舐越来越快,越来越深入,忍不住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

  「嗯嗯嗯嗯嗯,美味!」

  小幽灵再度开始性感的挣扎,她不自觉地将大腿分得更开,把胯部对正列克
星敦的脸,以便我的挑逗更加方便。

  看来这爽快的刺激让小幽灵暂时忘却了被钉在十字架上的痛苦和死亡的恐惧,
没关系,她很快就会在窒息中慢慢感受的。

  然而ulysses却并不这么想。

  三十分钟之后。

  小幽灵的十字架被ulysses放倒,并且固定在了一张特制的床上。而
床旁边的三把闸刀已经被烧的通红,正好悬空在小幽灵的胳膊和大腿根部。

  闸刀贴着十字架无情地高速铡入小幽灵的大腿根部和两只臂膊,铡刀撕开臂
膊和大腿肌肉,切开淋巴,再砸断大腿骨和臂骨,最后切开剩馀的血肉落在地面
上,断口处同时喷出四股鲜红的血雾。

  就这样小幽灵的两只长腿和修长的手臂就分离了,她的身体被切为五份,刀
光过后,小幽灵手脚神经还未立即完全死去,身体四肢还在颤动着。

  小幽灵四肢每个伤口都爆发出大片血雾,血淋淋的肌肉、黄色的脂肪、白色
的骨茬从小幽灵四肢的断口处露出。

  殷红的鲜血像喷泉般洒向地面,十字架上的肢体似乎没有立即失去生命力,
仍然在神经质地抽动!

  然而通红的闸刀的热量瞬间传到肉体上,蛋白质在高温的作用下变性凝结,
封住了大腿和胳膊根部的断面,将房间里的血腥味减少到了最小。

  而小幽灵本人的躯干被从十字架上取下。ulysses和列克星敦的最后
决定是,给小幽灵一个痛快,而不是让她窒息而死。

  当列克星敦拾起地上的斧头时,ulysses正抱着小幽灵的躯干,将她
将如天鹅般雪白纤细的颈子放到了木墩上,此时小幽灵的下巴正好能够放置在木
墩前方的凹槽中间。她放低目光,用恐惧而战栗的目光向下看着摆在木墩前面,
准备接收自己掉落人头的筐子。

  ulysses抱住小幽灵的身体,把自己再度硬起的肉棒顺畅地插入小幽
灵早已泥泞不堪的前庭,再次奋力抽插起来。

  「啊啊啊啊哈哈」,小幽灵的下体顿时被充满,这让她忍不住叫出声来,白
嫩的脸颊上顿时飞满红晕。

  列克星敦举起斧头,仔细地瞄准着小幽灵紧贴在木墩表面的颀长脖子,寻找
着合适的斩首位置。

  锋利冰冷的斧刃压在女孩后颈部吹弹可破的娇嫩肌肤上,即将被砍头的刺激
让她感到既恐惧又兴奋,前庭忍不住更紧密火热地紧握着ulysses的分身。

  列克星敦深吸了一口气,把斧头举过头顶,然后让它借着惯性下落,在就要
接触到小幽灵脖子的时候轻轻地往上收了收力,就像切割最细腻的黄油一样,几
乎没有声音,斧头很轻松地在白嫩的脖子上切开一个小口,由于还没有切到骨头,
列克星敦很轻松地把斧头收了回来。

  斧头落下时,小幽灵轻微地「哦」了一声,声音中似乎带着一丝媚意,柔软
的娇躯如雷击般地颤抖一下,细小的双肩向上拱了起来,而后慢慢地松弛下来。

  白嫩光洁的脖颈上先是飞溅出点点红梅,而后一股鲜血快速地从切口流出来,
与雪花般的脖颈形成了格外凄美的对比。

  斧头斩过,小幽灵的眼睛蓦然地大大睁开,小嘴中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仿佛既
是痛楚又是快乐的娇吟,娇小身躯如触电般地颤抖起来,青涩的臀部高高地翘起。

  随着列克星敦再一次举起斧头斩落,斧头精确地切入了上一次的断口中。

  「喀吧」一声过后,小幽灵白嫩的小脖子被切开一半多——这是十分关键的
一斧,没有经验的刽子手往往不能斩在受刑人脖子的同一个位置,然后一慌乱就
此搞砸——当然对于列克星敦而言这种情况是不可能的。

  由于颈椎骨受创,神经也被切断,小幽灵的表演活泼起来,不知为什么,她
那种娇媚的呻吟声越发大了,肩背的皮肤上出现了一层桃红色,纤细的小腰开始
剧烈地扭动,带动略显丰满的臀部也摇晃起来,实在是逗人。

  是让小幽灵谢幕的时候了,列克星敦屏住气息,瞄准汩汩流血的脖颈,全力
挥动斧头,随着斧头亲密地吻上断头木墩,发出咚的一声。

  小幽灵的脑袋消失在断头木墩的另一边,在被彻底斩首的瞬间,小幽灵苗条
性感的腰肢猛地向上拱起,ulysses感到小幽灵湿热的前庭忽然紧紧地攥
紧了自己的肉棒,疯狂地痉挛挤压起来,强烈的刺激让他立刻缴枪,闷哼一声,
挺着肉棒在小幽灵的无头尸身里爆发了。

  小幽灵修长的无头娇躯似乎也在被砍头的刹那达到了高潮,它本能地上下拱
动翘臀,配合般地迎合着ulysses最后的冲刺,让ulysses不得不
用力压着她的脊背,才没有让小幽灵的尸身从砍头木墩上滚落下来。

  列克星敦把巨大的斩首斧竖立在木砧上,而小幽灵脖颈中的血仍然在喷射,
仿佛永远喷洒不完一样,鲜血打在光滑的斧面上发出「扑、扑」的声音,迅速沿
着木砧边缘向下流去。

  ulysses喘着粗气,将自己的肉棒从小幽灵的尸首中拔出,列克星敦
从篮子里提出了小幽灵的首级,她的脸色同样已经苍白,亚麻色的头发有些散乱,
发梢上沾染的鲜血还在滴落,一双曾经妩媚的蓝色眼睛直勾勾地泛白。

  不知是砍头还是性高潮的刺激作用,小幽灵的嘴角微翘,仍然露着笑容,粉
嫩的小嘴张得大大地,香舌贝齿之间,还可以看到娇嫩的咽喉里还积存着白色的
浆液。

  ulysses忽然觉得小幽灵的表情性感极了,他忍不住再次将自己的肉
棒用力插进小幽灵首级的檀口里,用力抽插,小幽灵细滑的香舌仍然温柔地包裹
着他,断颈部倒流到女孩咽喉的鲜血起了良好的润滑作用,他很快就在小幽灵的
喉咙里射了出来,白液噗噗地混着断颈部的鲜血滴落到地上。

  小幽灵身体丰满的阴阜上,几根稀疏的阴毛被白浊的爱液黏在了一起,肿胀
的阴核凸出肉唇之外,述说着小幽灵在被斩首瞬间的极度愉悦。
0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2-7 0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