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同人衍生] 【战舰少女同人 逸仙号与长春号的损害管理】(02)作者:burning sun

5

【战舰少女同人 逸仙号与长春号的损害管理】(02)作者:burning sun

作者:burning sun
字数:8384


  「嗯……」

  睁开迷迷糊糊的双眼,逸仙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从昨天到现在大概过去了多久?她也不知道,只知道她很久没有一下睡过这
么久了。最近日子里忙碌的工作使她少有能好事休息的机会,即便是提督和她一
起分摊,二人也往往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

  「没想到,反而睡了个好觉呢……不知道,你怎么样了。

  「得知我们俩的阵亡消息,最伤心的肯定是你吧。

  「……现在还能支撑我的,只剩下长春了……

  「还有,你与我爱情的见证……

  「要是,能在见你一面……哪怕一面也好……

  想到这里,她伸出手指摸了摸那枚没被深海战列抢走的「无聊碳晶体」。

  当初,提督特意为她和长春挑选了这枚戒指,并在全港区的欢呼声中,为她
们二人戴了上去。虽然之前逸仙和提督二人的关系早就算是公开的秘密了,而且
二人早就跨过那道线发展成婚礼只是走个形式的关系了。但是长春在新婚之夜时
提督并没有碰她,因为那天长春红着脸说希望提督等自己长大一点再做。

  虽然逸仙早就跟她讲过了男女之间的事,但到了紧要关头后容易害羞的长春
还是没能放开自己,用着极其微弱的声音对提督小声诉求着。

  而提督则是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笑着说:「完全没问题哦,反正你已
经是我的人了,什么时候做有区别么~ 」

  于是,新婚之夜时,三个人就这么搂在一起睡了一夜。逸仙抱着长春的正面,
而提督搂着长春的背面。三个人的手牵在一起,两枚戒指在照进来的月光中闪着
光芒。

  但没想到,这次情报出误的任务,竟成了永别。

  想到这里,逸仙低头看了看依偎在自己怀中的长春。

  还在睡梦中的长春,眼睫毛轻轻地抖动着,仿佛在做着什么梦;眼睛因为昨
天的激烈而哭的红肿;两道并不清晰的勒痕顺着脸颊落到面罩上,面罩的管道内
剩了一些还没没灌到她口腔中的粘液;胸口随着她的呼吸一起一伏,采乳器中残
留了一些奶白色的乳汁,随着她的呼吸轻轻地在其中晃荡着;小腹微微凸起,贴
在逸仙已经凹下去的肚子上,想必是昨晚深海战列残留在她体内的东西;膝盖微
微弯曲,两只脚踝缠绕着几根触手将它们紧紧捆在一起……

  触手们像是被子一样盖在她们身上将两人包裹在一起,十分的温暖但有一点
黏糊糊的感觉。二人半陷在床中,只露着脑袋和肩部。银白和乌黑的长发披散在
床中,被触手轻抚着,沾上了一点点它们分泌的粘液。

  「我一定得找机会,带着长春从这里离开。」

  「哪怕……就为了再见他一面!」

  「咔哒」一声,卧室的门被推开了。

  深海战列踏着步子,手里拿着一个装着一瓶乳白色饮料的玻璃瓶走了进来。

  「质量这么好的奶源,可真是不好找啊。」一边自言自语的说着,一边甩动
着两条修长的双腿走过来,坐在床边,朝着背对着她的逸仙说到,「醒醒吧两位
睡美人儿,该开始今天的『工作』了哦~.」

  二人身上的触手慢慢散去,露出了两具洁白的身体。

  听到深海战列的声音,长春也哼哼了几声,从逸仙怀中醒来。胳膊下意识想
抬起来揉揉惺忪的睡眼,但肩膀耸了一下后她便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

  瞪着惊恐的双眼,长春望着一脸讪笑的深海战列,不知道她还要怎么折磨二
人。肚子里仍旧装着昨天深海战列留在她体内的精华,鼓胀感微微刺激着她脆弱
的神经;口中的腥臭感还未消退,胸前的采乳器吸在乳头上,使从没有过这种体
验的她感到十分难受……

  深海战列爬到长春身边,然后伸手将塞在长春穴口的塞子用力一拔,给取了
下来。

  长春肚子里的粘液登时随着塞子的扒出喷涌出来,在她的大腿上形成了一条
白色的「小河」。有一些甚至流淌到了逸仙腿上。

  深海战列欣赏着这条「小河」流淌地差不多了后,便伸出手轻轻地揉着长春
的肚子,将剩余的最后一点精华给挤了出来。

  「唔……」长春随着深海战列的动作轻声呻吟着,看来肚子里的东西终于被
挤出来,不用整夜忍受这种膨腹感让她感觉很舒服。深海战列好像也很喜欢长春
小腹光滑而又紧致的手感,在挤干净后又用手指在其上面轻抚了几下。

  「那么,马上要开始今天的工作了哦~.不过,在这之前……」深海战列一边
说着,一边扭动着身子,像一条水蛇一样游到逸仙身后,双手环上她的腰,对着
她耳根说道,「先让我尝尝你的味道吧~.」

  胯下那根「巨炮」不知何时又挺立了起来,对着逸仙的丰臀摩挲着。

  深海战列将脚伸进逸仙并拢的双腿中,然后慢慢用大腿撑开了逸仙的腿缝;
巨根也抵在她的屁股是上,缓缓地滑到了大腿根。

  深海战列没有急着捅进去,而是将一只手摸索着,顺着逸仙的小腹伸入了两
个大腿根之间,抚摸着她的耻丘;另一只手撩起她脑后的头发,伸手一拽解开了
面罩。

  用舌头将棒子推出来后,逸仙咳嗦了两声,然后大口呼吸着久违的新鲜空气。

  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双乳不断地晃动,令人羡慕的胸型引得深海战列忍不住
伸手上去,隔着采乳器揉了两把。

  「才和那个男人结婚没多久,你就这么熟练了,看来你们两个之间早就开始
眉来眼去了啊~.」深海战列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揉搓着逸仙的阴蒂。

  「为……为什么你连这都知道……」逸仙有气无力地问道。

  「我说过了,我们的情报收集能力可是超乎你们想象的,我甚至知道你怀里
那个小家伙儿什么时候进行的改造。而且我们上次伏击的目的就是为了获得你们
的新式武器的资料。」

  逸仙怀里的长春吃惊地望着深海战列,而逸仙的眼神里也充满了惊讶。

  「怎么,只准你们搞情报战,就不准我们搞么?」看着长春的眼神,深海战
列用不屑的语气回击到,「不过我也是很佩服你们,竟然能如此精确地掌握我们
的动向,导致我们最近的活动削减了好多。但是,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你说
对不对啊~ ?」用力捏了一把逸仙的屁股,深海战列得意地问道。

  然后,深海战列松开了逸仙的阴蒂,用手指轻轻推开她的阴唇,在她的穴道
内开始缓慢抽动起来。

  「昨天我就注意到了,没想到你的身体这么敏感呢。其实你已经等不及了吧
~ ?」

  「才……才没有!」逸仙义正言辞地反驳到,但自己的身体却随着深海战列
娴熟的动作变得越来越有感觉,一抹潮红也爬上了她的脸颊。

  「嗯……啊……」被触碰到g点的逸仙忍不住叫出声来。

  「哦?你的身体可是非常诚实呢~.」不断变换着手法在逸仙的阴道中穿梭,
深海战列的手上沾满了逸仙分泌出的爱液。

  她将手指从逸仙的小穴中一抽,得意地舔了舔手上的透明液体。然后,她扶
住逸仙的细腰,将自己的阴茎对准了逸仙早已等不及的阴道,缓缓插了进去,然
后扭动着自己的细腰,抽插了起来。

  「哈啊……哈啊……」每次深海战列向内挺进时,都准确无误地冲击着逸仙
的g点;逸仙每次被戳中g点,都会从口中发出一声轻呼。

  而长春则害怕的缩在逸仙的怀里,任凭逸仙哈出的热气打在自己的脑袋上。

  下身的抽插越来越激烈,逸仙的呼声也越来越急促。

  最终,在逸仙与深海战列的一声低呼后,深海战列射在了逸仙体内。而逸仙
也同时达到高潮,在深海战列射精后轻轻抽搐了几下,然后低下头喘着粗气。

  「哈……哈……求……求求你,把长春的面罩也摘下来,让那孩子也喘口气
吧。」缓过劲来的逸仙,全然没有了刚才的强硬,将头抬起,用恳求的语气对深
海战列说道。

  「唔……」长春抬起头望着逸仙,眼泪在眼眶中打起转来。

  「那~ 就要看你的表现喽。」深海战列一边说道,一边再次扶起逸仙的腰,
在她身后耕耘了起来。

  逸仙也扭动起自己的腰,迎合着深海战列的动作。

  这回没过多久,深海战列又射在了逸仙体内。

  「好吧,既然答应了,那就让这个小家伙也喘口气好了。」从逸仙身体里退
出来后,深海战列满意地说道,「不过『工作』时间一到,这些触手会帮你们把
它们重新戴回去哦~ ,所以有什么话想说就尽快说吧。」

  她坐起身,将身子探过去,撩起长春的银发,将面罩解了开来。

  长春试图将面罩吐出来,但试了好几次都被面罩上的「阴茎」压着舌头,没
法做到。急的她只能将脸贴在触手上不停的蹭,试图将面罩蹭下来。

  逸仙伸过头,咬住面罩的一角,将它轻轻的从长春脸上摘了下来。

  「咳咳咳咳咳……呼……呼……」长春终于从面罩中解脱出来,不住地咳嗦
着,然后大口的喘着气。

  深海战列此时爬下了床,从床边拿起那瓶还未喝完的乳液,将其一饮而尽。
然后她走向衣柜,换上了一身作战服,喝下了消去阴茎的药,坐在梳妆台前,一
边哼着歌一边梳起头发。

  床上的触手们也学着深海战列的动作,为长春和逸仙梳理起头发来。

  深海战列梳理完毕后,走向房间的大门,到门口时,她好像是突然想起什么,
回头对着床上的二人说道:「哦对了,等它们帮你们戴回去时不要太抗拒,不然
会很不舒服的。」留下这句话后,她将门咔的一声带上了。

  「呜呜呜……逸仙姐姐,」长春眼眶中的泪水流了出来,一边哭一边说道,
「都怪我,你才……呜呜呜……」

  「姐姐没事,不是你的错,」逸仙用被反剪在背后的手将身子支起来,然后
帮助长春坐起身来,二人缓缓舒展着长时间弯曲着的四肢,「来,靠在姐姐身上
歇会。」

  长春慢慢地拽着采乳器的管子,靠在了逸仙的肚子上,呼吸也渐渐平缓了起
来。

  「我一定会想办法让我们离开这里的。」逸仙轻声对着长春说到。

  「可是,那篇阵亡报告……」

  「没事的,只是篇报告,又不是咱们真死了。姐姐会想办法的。」

  「……嗯。」

  而门外,靠在门上的深海战列的嘴上划过一抹微笑,直起身,将塞在耳朵里
的耳机取出来,塞进乳缝中,踏着清脆的步子向大厅走去,手摸索着下巴,像是
在思考者什么……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床上的触手开始扭动起来,拉扯着逸仙和长春重新躺了
下来。

  面罩上的触手像脚一样,蠕动着将面罩带到了二人面前。然后,床上的触手
将一个面罩举了起来。

  逸仙张开嘴,面罩被轻轻戴回了她的脸上。

  而长春则紧闭起双嘴,摇着头回避着面罩上那根「阴茎」。

  见状,触手们将长春的脑袋给固定住,然后缓缓伸进了她的嘴里。四根触手
轻轻咧开她的嘴角,然后其他的触手托着面罩,将它慢慢塞回了长春口中。

  「啊……唔……」被重新戴上面罩的长春无奈地甩甩脑袋,面罩上的管子跟
着她的动作晃了晃。

  当面罩带好后,管子里又开始慢慢充满那些乳白色的腥臭粘液。

  不一会儿,屋子里只剩下了此起彼伏的吞咽声。

  胸前的采乳器也开始工作起来,揉搓着二人的乳房,吮吸着她们的乳头。采
乳器中流出奶白的甜汁,顺着管子消失在触手床的深处。

  「至少,把你给送出去……」望着长春,逸仙心中暗下决心。

  管道不断地向着二人口中泵着「原料」,机器一刻不停地从二人身上采集出
「产品」,送到深海们手中,被她们饮下。床中的「工厂」不时的活动下身子试
图找一个更舒服的姿势,舒展一下僵硬的四肢,偶尔试图挣脱开触手的束缚,但
当她们发现这无济于事后,便不再自不量力。

  研究所内,研究员们对着长春的新式装备进行着解析,时不时有谁招呼一下
同伴,表示自己又有了新发现。

  到了晚上,深海战列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两座「工厂」一动不动,安静地躺在床中心。看到深海战列回来,逸仙明白
今天的「工作」就要结束了,暗暗在心中松了口气。

  爬到床上,深海战列再次侵犯了逸仙。但因为逸仙还在「生产」中,所以她
的动作没有很激烈,而且只做了一次就结束了。

  结束后,深海战列没有去碰长春,可能她暂时丧失了对这个「雏儿」的兴趣。

  不知不觉,休息的时间到了。

  触手们组成温暖的被子,又将三人包裹起来。

  令她们意外的,面罩自己解了开来;吸附在他们胸前的采乳器也一松,从二
人的乳房上落了下来。

  将面罩吐了出来后,逸仙看着心情低落的长春,突然想到了什么。

  「来,长春,喝点这个吧。」向上蠕动了一下身子,逸仙挺了挺胸,对长春
说道。

  长春看出了逸仙的意图,慌忙摇了摇头。

  「那些东西喝进肚子里很难受吧,没关系的,喝点吧。」逸仙一再对长春说
道。

  看着逸仙的眼睛,长春点了点头,然后低头缩进「被子里」,对着逸仙的乳
房大口吮吸起来。

  甘甜的乳汁让许久未尝到食物的长春十分饥渴,闭着眼睛饮了好一阵;而逸
仙眼神中也流露出无限的慈爱,就像一个母亲在给孩子喂奶。

  吃饱喝足的长春抬起头,将头往逸仙怀里一拱,不一会儿只剩下了均匀的呼
吸声。

  「就让我在梦里再见你一面吧……」

  摩挲着手上的戒指,逸仙也闭上眼睛,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4。

  这两天,二人每天都在进行着「生产」。

  每到早上,逸仙和长春都要吞食精液,然后被从乳房中挤出甘甜的乳汁。乳
汁被搜集起来,罐装然后送到深海们手中,只有建立了战功的人才会被奖励上两
瓶。

  而捉到这两个奶源的深海战列自然完全不用担心自己那份会少。再不济可以
直接从奶源身上取。

  每天二人都要一直工作到入夜,到深海战列睡下时才能得一阵休憩。面罩和
采乳器会从她们身上松开,让二人能睡个好觉,来准备第二天的「工作」。等到
晚上时,逸仙会偷偷给长春喂一点乳汁,让她不必每天忍受那些「原料」的味道。

  有时,深海战列会同长春或逸仙做上几次。不过大部分时候都是去侵犯逸仙,
可能她对长春这个毫无经验的小家伙也只有一时的兴趣,没过多久新鲜感就完全
丧失了。逸仙见她对长春失去了兴趣也暗自松了口气。

  而逸仙因为早就和提督发展成为了夫妻,技术自然是比长春娴熟很多。深海
战列也早就掌握了逸仙的g点,每次二人都能几乎同时达到高潮。

  今天,深海战列并没有去出任务。

  腿上穿着胶袜,双腿张开,逸仙和长春二人正被她搂在怀中。两人被这特效
精液滋润着,皮肤竟变得比过往有弹性了些,乳房也变得大了些,但并不是那么
明显。

  长春的腿上穿上了一双白色的过膝丝袜,而逸仙则穿着一双黑色的吊带蕾丝
丝袜,想必这两样都是深海战列的收藏了。

  两人以躺在床上时的状态被拘束着四肢;长春的小穴中塞入了一颗跳蛋,遥
控器正塞在袜口中,而逸仙的穴内则塞着一根不停扭动的按摩棒。

  两人的胯下都挺立着一根阴茎,马眼上被一个十分细长的塞子塞着;脸上带
着面罩,但没有接管子,乳房上也没有带采乳器。

  深海战列此时正用胳膊将二人紧紧搂在怀里,纤细的手轻轻地撸动着二人胯
下的「炮管」。

  「嗯……唔……」逸仙显然有些受不了这种刺激,不住地在深海战列怀中扭
动着肩膀;而长春则不停的挣扎着,企图从深海战列的手中逃开。但显然这是徒
劳的,深海战列的胳膊紧紧地将她摁在自己的左边。

  「唔……唔……」挣扎了一会儿,长春便因快感而丧失了力气,随着深海战
列的动嘴轻轻地在她的怀里抽搐着。双眼紧闭,眼泪被从眼角挤了出来。

  「没想到你们竟然偷偷浪费这些珍贵的产品,看来不给你们点惩罚是不行呢
~.」深海战列的声音从二人的耳根处传来。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的动作变得更快了起来,力道也加重了点。

  逸仙不断搓动着双腿,黑色的丝袜被搓出纤维摩擦的噌噌声;肩膀也不断地
扭动着,双乳随着动作左右摇晃;口中不断地发出呻吟声。

  二人的阴茎十分挺立,血管隐约可见;精液已经冲到了门口,但马眼和尿道
被塞子给紧紧地塞住,让二人一直无法释放这股快感。

  跳蛋和按摩棒不断地发出嗡鸣声,刺激着二人的g点。

  这时,深海战列将两只不停上下撸动的手抬起食指,用指甲轻轻地刮擦起二
人的龟头起来。

  「嗯!」逸仙受到这股刺激,浑身打了个机灵,扭动的动作也忽然激烈了许
多。

  原本瘫倒在深海战列怀中的长春,受到这般刺激后忽然坐起,弓起了身子,
双腿也缩在一起,想避开深海战列的手。

  「唔~ !唔~ !」长春不停地晃动着小脑袋,扭动着身子,属于少女的嫰乳
不停的晃动。

  「直到姐姐允许时你们才可以射出来哦~.」深海战列娇声说道,「这是对你
们未经过我的允许私自浪费『产品』的惩罚。」

  一边说着,深海战列手中的动作一边变得更快了些。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但对二人来说仿佛度秒如年一般。阴茎和的鼓胀感和
射精的欲望,以及二人穴中顶在g点上的跳蛋和按摩棒不断地冲击着她们的神经。

  长春已经没有力气再挣扎,头靠在了深海战列的肩膀上,鼻子不断喘着粗气,
肩膀也耷拉下来,任其摆布。而逸仙已经耗费了大部分的力气,只随着她手指在
龟头上的划动而打着哆嗦。

  终于,深海战列将右手放开逸仙的阴茎,然后在她身前伸过去,捏住了长春
的塞子。

  左手扶着她的阴茎,右手轻轻一拔,那根细长的塞子便从尿道中被拔了出来。

  被堵在阴茎中许久的精液登时冲出马眼,射出的高度甚至要达到长春的胸前。

  被射精和高潮的快感同时冲击着,长春感到了一阵晕眩感顶到天灵盖,微微
做起,然后便半昏倒在了深海战列的怀里,脑袋枕到了她的丰乳上,双眼盯着天
花板,银色的细丝顺着她的身体铺下来。

  然后,深海战列也取下了逸仙的塞子。

  逸仙的射精没有那么猛烈,只是达到了小腹的高度。被双重快感冲击过后,
逸仙松了一口气,头垂下来,不停地喘着粗气。乌黑的长发从两边垂下,像是两
道瀑布一般。

  乳白色的精液溅到了长春和逸仙的丝袜上,在上面慢慢地淌着。

  深海战列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分别从二人的丝袜上轻轻挑起一点,然后放在
嘴中吮了一下。

  「可惜了,本来还想从你们俩身上收集点别的东西来着。」深海战列万般遗
憾地说道。

  逸仙则悄悄松了口气。

  「还有,我可没说惩罚就此结束了哦~.」深海战列挑起嘴角,得意的笑道。

  长春和逸仙听到这句话同时望向她,眼中充满了担忧和害怕。

  「这次,我给你个选择。接受这个惩罚,我就允许你每天喂这个小家伙,如
何?」

  没有犹豫,逸仙轻轻点了点头。

  「呵呵,那就请二位稍等一下喽~.」将逸仙和长春放回床中,深海战列弯下
腰,向触手中摸索着。

  捆着二人四肢的触手突然松开了。逸仙慌忙将长春揽在怀中,将她的跳蛋拽
了出来,为她擦拭着眼角的泪水。

  缓过劲来的长春也将逸仙穴中的按摩棒给拔了出来,导致逸仙轻轻哼了一声。

  这时,触手们忽然有了新的动作。

  触手将二人重新拽回床中,然后将长春的双手以抱着逸仙胸口的动作给捆了
起来;逸仙的双手也以同样的方式被捆在长春身后;二人的双腿中都夹着对方的
一条腿,脚腕被紧紧困住;二人的阴茎被挤压到一边,胸口挤在一起,乳头相互
触碰着。

  深海战列拿着她找到的东西,向二人两边爬了过来。

  两个形状奇怪的长条状杯子,接着两根管子。管子中间还有个圆柱状物体。

  看到二人望着她的视线,深海战列将杯子内部向她们展示了一下。

  杯子内部看上去很柔软,一根细长的管子从杯子的正中央插着,像是之前塞
在马眼上的塞子。

  「唔……」长春想起刚刚被限制射精的感觉,害怕地往逸仙怀里缩着。

  「这不是塞子,而是更加有趣儿的东西哦~.」

  扶起逸仙的阴茎,深海战列将杯子慢慢套在了上面。逸仙的阴茎完全地没入
杯子中,柔软的杯壁紧紧地包裹着它。

  尿道再次被插入的感觉让逸仙不住地轻轻颤抖着。

  长春在被套上杯子时则将头埋在逸仙胸口,时不时发出一声呻吟。

  然后,深海战列将杯子另一头的管子在二人背后绕了一下,接到了对方的面
罩上。

  「这个泵会将你们射出的精液送到对方的嘴里。」深海战列笑着对二人说道,
按下了管子中间的圆柱体上的开关。

  杯子的内壁开始慢慢地按摩着二人的阴茎,手法比深海战列细致了很多很多。

  受到刺激的逸仙和长春也搂在一起蠕动了起来,二人的乳头互相摩擦着,白
丝和黑丝也纠缠在起。

  「唔……」逸仙感到怀中的长春轻轻抖了一下,然后没过多久,她就看到了
从自己右边接到面罩上的管子就将长春射出的精液送到了自己口中。

  杯子的内壁开始缓缓地按摩起龟头来。

  终于,逸仙也没能忍住,射了一发出来。

  看着管子缓缓地将自己的精华注入到长春面罩中,逸仙心中很不是滋味。

  长春看到逸仙的眼神中流露出了悲伤的神色,将头伸过来,轻轻蹭了蹭逸仙
的下巴。

  逸仙明白了她的意思,低下头蹭了蹭她的脸颊,将她往怀里搂了搂。

  「差点忘了,这两样东西可不准取下来哦~.」

  深海战列拿起跳蛋和按摩棒,又将其塞回了二人的穴道中。

  二人只能无助地抱在一起扭动着,希望可以靠这无用的动作减轻一点快感的
冲击。

  将遥控器塞回长春的袜口后,深海战列直起身,说道:「直到明天这个时候,
你们都得戴着它。不过放心,晚上到了时间后它们会自己停下来的。今天休息,
就不让你们『生产』了~ 」说完。深海战列往后一靠,靠在触手组成的沙发上,
打开了电视机看起电视节目来。

  杯子一刻不停地按摩着阴茎,时不时就有一个人射出一发,然后被泵送到另
一个人口中。

  两人的乳头互相揉搓着,渐渐变得坚硬而挺立了起来。

  被塞到g点的小玩具一次又一次地冲击着下身,让二人得不到一刻休息。

  时间来到了晚上。

  感觉到自己阴茎上的东西终于停了下来,逸仙觉得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一般漫
长。

  长春早已体力不支,傍晚时分就已经不再扭动,只在口中没有精液时发出阵
阵微弱的呻吟声。

  穴中的小玩具动作变得弱了很多,看来二人今晚得戴着他们睡觉了。

  累坏了的长春没过多久就睡了过去,逸仙看着长春睡着了,自己也安心地将
头靠在她的脑袋上。

  「这么多天过去了,不知道你还好么……」

  不一会儿,屋内只剩下了三人均匀的呼吸声和跳蛋与按摩棒微弱的嗡鸣声。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微嗔 金币 +8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 2019-6-11 22:43
5

TOP

最近好多战舰少女的文啊,都写得不错啊,可以问一下在哪里可以找到吗

TOP

引用:
原帖由 846683327 于 2019-6-10 13:52 发表
最近好多战舰少女的文啊,都写得不错啊,可以问一下在哪里可以找到吗
pixiv,需要翻墙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9-17 2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