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另类小众] 【女王!请温柔的阉割我】(完)【作者:不详】

7

【女王!请温柔的阉割我】(完)【作者:不详】

作者:不详
字数:13128


    自小时候我就幻想着被女人阉掉,经过一番周折后,我终于找到了心目中的
女王,让她用玉手挤出了我的蛋蛋并割下来了,令我找到了人生中的最大快事。
以下是我真实的被阉经历。

  我一直是Heeljob网站的一个会员,常从上面下载些足交鞋交和虐阳
的小电影,我很喜欢里面的女王温柔的用穿着高跟鞋的美脚为男奴脚交,尖尖的
鞋跟不时刺弄着睾丸,然后奴隶哼哼着射出精液,每次看到这样的视频都能给我
带来极大的快感,通常我一边看一边手淫,在射精后幻想着女王用她那尖尖的高
跟鞋鞋跟,用力挑破我的卵袋,把我的睾丸踢了出来然后用漂亮的高跟鞋碾碎。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我给该站的管理员写了封Mail主动请求阉割,
隔了两天见没有回音我又写了两封,第三天,收到了回信,信的内容如下:尊敬
的客户,你来信要求被阉的事经过我们全体成员的讨论,认为不可行,如有更多
疑问,请至电136XXXXXXXX咨询详细信息。我收到回信后一阵失望,
不过犹豫了一番后还是播通了电话,接电话的是一名女性,很有磁性的嗓音,当
我问她为什么不能阉我的时候,她笑了:「你真的很想被阉吗?」我回答:「是
的,如果有机会能看着美丽女王用娇嫩的手挤出我的睾丸后割下,那是多么幸运
的事啊。」对方又笑了笑说:「被阉了后你会不会后悔呢?」我斩钉截铁的回答:
「绝对不会,我想感激女王还来不及呢。」对方:「这样吧,你先来我们公司,
我们一起讨论一下这件事是否可行。」我当时兴奋的不行了,问:「怎么找到你
们呢?」她说:「你到温州车站后打电话给我们,我们会派车去接你。」然后挂
断了电话,我家住在上海,离温州不是太远,于是便匆匆的买好了车票,带上信
用卡便搭火车到了温州,然后拔通了电话,不到十分钟,便来了一辆黑色奔驰5
00,打开车门,上面下来一名美女,我定睛一看,哇,这不是让Lice女王
吗,我看过该站上的好多小电影,里面的女王大多我都认识。

  Lice女王下车后四顾看了一圈,我连忙走过去,对着Lice女王鞠了
个躬,说:「你好,我是建民,很高兴见到Lice女王。」Lice女王见我
认识她,变得很高兴,把我让上车后让便开车向市郊开去,我仔细打量了一下车
内的余下三位美女。其中有两位我认识,一位是安娜(Anna)女王另一位是
简(Jane)女王,另一位开车的女王我没见过,我激动的跟她们打着招呼,
几位女王笑着说:「哟,都认识我们,看来也是我们的老常客了啊。」我应着:
「那是那是,我看过很多你们的电影,内心特别崇拜你们。」

  大约40多分钟的车程吧,车子在一座6层高的楼房前停了下来,简女王对
我说:「到了,这就是我们公司,我们进去谈吧。」我先下车帮她们打开车门让
她们下车,然后我四处看了一下,四周较荒凉,只有这座楼房看上去很醒目,楼
门入口处挂了一个很大的牌子,「性疾病研究中心」,我在女王们的带领下来到
一楼会客室,坐在沙发上,简女王和我坐在一起陪我聊着天,其它三位女王都上
楼去了。不一会,会客室的电话响了,简女王接起电话听了一下便「哦」了一声
挂断,回头对我说:「楼上会议室都安排好了,我们上去吧。」然后我跟随着她
来到二楼会议室,会议室里坐了大约十几个女王吧,大部分我都在电影上看到过,
她们个个打扮的性感迷人,坐在会台前议论着什么,见我们进来了便停了下来,
我向她们一一鞠着躬介绍着自己,说实在的,第一次同她们见面感觉异常兴奋,
但是如果让我向她们行跪拜之礼我还是难以接受的。在我行完礼之后,简女王让
我坐在她身边的椅子上,说道:「我们开始吧。」然后便开始了正式会议,女王
们一一向我问着问题,开始还是学历、家庭状况、经历等问题,到后来茹丝(R
usi)女王问我:「你性欲强吗?一周手淫几次?」当着这么多女王的面我有
点不好意思回答,简女王在我身边拉着我的衣襟鼓励我,我便回答到:「性欲很
强,一周手淫四次。」

  几位女王咯咯的笑了起来,随后月女王问我:「你手淫的时候是不是想着我
们用高跟鞋踩着你的小弟弟啊。」我不好意思的低头回答:「是!」全屋的女王
都笑了起来,把我搞得面红耳赤,随后她们开始向我介绍公司的情况,这时我才
了解到,原来她们是个很庞大的组织,总部设在美国,大陆是影片拍摄基地,但
影片拍完之后拿到美国加工剪辑,然后再上载到服务器上供顾客们下载,女王中
大多是医生或护士,也有退役警察和女兵,还有大学生,更令人惊奇的是茹丝女
王以前还做过空姐,成员共35名,她们这里只有三名性奴为男性,其余人等包
括摄影师全部是女性。她们借着「性疾病研究中心」的招牌私自搞着SM影片的
地下拍摄,有时候她们也会做些其它收费项目,比如接受顾客的约定为他们做H
eelJob或FootJob的活动,有时也会接受与顾客们进行SM角色扮
演类的游戏或拷打、坐脸、圣水等服务,收费相对来说较高,一次足交收费是6
00元,还有一小时的时间限制,高跟鞋交是1800元一小时,不足一小时也
会按小时收费,其它各项目较便宜,一般是300- 500元每小时不等。

  最后我们谈到了阉割的事项,安娜女王向我详细的介绍着,她们这里也接受
阉割请求,已经成功的做了60多例了,我惊讶国内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阉割爱好
者。阉割前一般会做一次正规的身体状况检查,之后会签一份正规的阉割手术协
议,完全是医院的正规操做流程。阉割在封闭的地下室执行,由一名女王主刀进
行阉割,可以接受录像的阉割收费较低,一般是割一颗睾丸3000,割两颗睾
丸5000,连阴茎一起切下收费1万5000,如果不接受录像的,割一颗睾
丸2万,割两颗3万,连阴茎一起割下10万,包括住院期间的护理医药费用等,
阉割分两种,一种是无麻醉或微麻醉的阉割手术,这时候病人会有较强烈的痛感,
对于一些希望体验的人来说很适用,专用的手术架会将接受阉割的人紧紧卡住,
令他们全身关节无法活动,以防在手术中病人受不了剧痛而活动时发生意外,还
有一种就是局部麻醉,这种病人不会在手术时有强烈痛感,无需绑缚。不过这也
不是绝对的,如果接受无麻醉阉割时病人受不住痛,也会给打上麻醉,以防病人
受不了休克。

  这里阉割手术做的好的有4名都是医生,还有一名兽医有过阉割经验,简女
王曾做过警察,但她也会阉割,有时候其它女王也会应要求进行阉割手术。她们
在给病人执行手术时将会依照病人的要求着装,比如你就喜欢医生阉,那她们就
会穿医生装束,如果你喜欢其它类的,她们就会穿其它类的装束,装束一般分为
医生、护士、警察、空姐、兽医、OL等,可以执行情景阉割,就是以故事情景
的情况进行阉割,比如:你可以选择做为犯人角色,被警花逮住后,审训后阉掉,
也可以选择做办公室老板调戏OL被迷倒后阉掉,或者你扮成小猪,被漂亮女兽
医逮住后阉掉等。

  开完会后,我被一个医生女王带去检查室检查身体了,女王检查的很仔细,
她那带着橡胶手套的小手接触到的阴部皮肤时,一种凉凉的感觉令我阴茎慢慢勃
起了,我的阴茎较长,完全勃起时约有20CM长,这时我有些不好意思了,她
却满不在乎,仔细测量了我阴茎睾丸阴毛的尺寸,然后一一记录在病历上,然后
又取了些阴部皮肤组织留做化验用,最后她取了我的精液,在她取精的时候我感
觉很刺激,她先将一个软试管套在我的阴茎上,然后在带着乳白色橡胶手套一只
手的食指和中指上抹了些凡士林,然后两指插入我的肛门,冰凉的手指在肛门里
面用手指揉按着直肠前壁,她这么一按,我竟然忍不住的射了,还射出不少来,
随后她又给我阴部消了毒,令我穿上衣服回去等待化验结果,检查就这样结束了。

  简女王带我来到她的办公室,和她聊了起来,通过了解我知道我至少要在这
里住三天等化验结果出来后才能签协议选主刀女王对我进行阉割,当时我心情又
激动又兴奋。当时都有一种冲动跪在简女王的脚边舔她的高跟鞋,不过被简女王
制止了,随后我们又来到会议室,这次女王们较少,只有五人,她们仔细向我询
问了阉割的相关事宜,最后问我选择哪种阉割,我回答说选择无录制无麻醉全部
阉割,最后她们带我去交费处付定金,我没上没带多少现金的,准备去取钱,没
想到她们这里竟然也接受信用卡支付,真的惊叹她们的专业性啊!

  交完定金后,我还是跟着简女王一起回到她的办公室,我们坐下来聊了一会
SM相关后,她问我:「想不想我为你做一次脚交?」我说好啊,她又说:「你
现再是我们特殊的顾客了,三天内所有的项目都会免费,你的选择是正确的,如
果你选择有录像阉割的就没那么幸运了,只能在阉割前体验一次脚交或手交,其
它时间全部要收费,并且在做阉割时还要配合录像师的指导进行录制。」我高兴
的差点没跳起来,我做梦都想体验一下这些美丽女王的脚,这下终于实现了,当
时我高兴的点点头,随后简女王带我来到一个房间,房间里空空的,只有一个沙
发和一台电风扇,还有一个鞋架,上面放满了各式性感的高跟鞋,当我进屋后简
女王让我脱下衣服,然后让我选择用哪双高跟鞋进行脚交,我选了一双黑色的金
属尖跟高跟鞋,看着简女王慢慢穿上,然后简女王带上橡胶手套,抓住的我阴茎
套弄几下,等我阴茎完全勃起后用一条橡胶管贴着阴茎根部连同睾丸一起扎了起
来,然后用高跟鞋美脚开始慢慢的搓揉着我的睾丸,说实在的,高跟鞋交根本没
你想象中的那么消魂,硬硬的鞋底不时的搓动着阴茎,带动苞皮引起阵阵撕裂般
的疼痛,尖尖的鞋跟触碰到睾丸时也会引起阵阵闷痛,只是我在看到她那高跟鞋
美脚后便兴奋不已,阴茎一直挺挺的竖在胯间,在她黑色高跟鞋下接受着蹂躏,
她搓动了一会,感觉累了,便让我换个姿势跪在地上,她坐在沙上坐我背后胯间
伸过脚来用鞋尖挑动着阴茎,再过一会又让我换个方向,她在侧面用一只脚垫着,
另一只脚踩着阴茎搓弄,有时还让我跪在沙发前,将我的鸡鸡踩在沙发扶手上蹂
躏,足足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我还是没射出来,把简女王累得香汗淋漓,最后她
脱下高跟鞋,用穿着白色短丝袜的美脚又搓弄了一会,仍然没射,不得已她只好
解开我阴茎上的绑束,用带着橡胶手套的手给我做起来,这下我终于挺不住了,
射出一大堆精液,然后她帮我擦干净阴部,让我穿上衣服又带我回到她的办公室。

  刚射完有些虚,我靠在沙发上休息着,不一会竟然睡着了,等我醒来时,简
女王已经不在了,我喝了杯水,坐在沙发上看着杂志的时候,简女王回来了,她
告诉我说,现再正准备一次阉割手术,女王和奴隶都准备好了,问我要不要去看,
我说好啊,然后就跟着她来到地下室,这时女王和男奴都在地下室里等待着开机
了,录像师简单了交待了一些具体情况,他们这次阉割选择的是女兽医阉小猪,
兽医女王由茹丝女王扮演,因为男奴是选录像阉割的,所以他没权力选择项目,
项目是由摄影师制定的,因为女兽医阉小猪这个情节是不需要捆绑的,所以一定
要选择麻醉阉割,一个护士女王走进来后在男奴的阴茎和阴囊上注射了一定量的
麻醉,过了约五分钟,女王拿起一根消过毒的钢针慢慢拈动着扎进男奴的睾丸,
一边观察男奴的表情,检测麻药是否起作用了,看到奴隶脸上并没有露出痛苦的
表情,然后女王拔下钢针,说声:「阉割开始!」让男奴爬了起来在地上绕着圈
子爬着,女王则在他身后追赶着,茹丝女王此时穿的是双粉红色高跟鞋,鞋跟又
细又高,追赶起来相当不便,有好几次抓住了都没能按倒「小猪」,最后女王累
了,干脆站在原地休息,「小猪」仍然闷头跑着,却直接撞到了女王脚下,只见
女王抬起脚,在「小猪」的肩头轻轻一蹬,「小猪」便倒在了地上,还没等他挣
扎着爬起来,便被女王用脚牢牢踩住。「小猪」在哼哼着挣扎,女王从身边一个
护士女王手中接过橡胶手套,带上后又拿起一把剃刀,在「小猪」的阴囊上用手
揉了几下,便在「小猪」阴囊根部捏紧,用剃刀对准正中偏右的睾丸,轻轻拉动
几下,乳白色的右睾丸便突地一下跳了出来,睾丸上被割了一个深深的刀口,刀
口向外翻,露出鲜红的睾丸实质,鲜血顺着刀口向下淌着,女王放下剃刀,拿起
一瓶乙醚喷剂。对着刀口喷了两下,血便止住了,随后女王又用一块止血纱布擦
了擦血迹,用手指捏住睾丸把睾丸拉了出来,切断输精管,然后在茎索和血管的
根部打了几道结,便切下一只睾丸放到一边的碟子里,然后女王又把另一个睾丸
挤弄到刀口处,拿起剃刀在睾丸上深深割开一个口子,割破鞘膜,将睾丸挤了出
来,在茎索根部打了几道结后,割下放入碟子里,随后拿起缝合针,在「小猪」

  的阴囊切口处缝了四针,又擦了擦血迹,「小猪」的阴茎一直挺得很高,绷
得发亮的龟头上挂着一滴从马眼流出的液体,女王笑了笑说:「这小猪还挺倔的
啊,看来我只好把他的鸡鸡也割下来了。」说着从护士手中接过一把环割刀,沿
着「小猪」阴茎的根部慢慢的将整条阴茎割了下来,然后又喷了些止血乙醚喷剂,
涂上了很多止血药,在尿道口处深深的插入一根橡胶管子直到膀胱,然后用绷带
包扎起来。将小猪扶起来由两个护士扶着去病房养伤了。我看了一下表,整个阉
割过程从下午3点20分开始,到3点50分结束用了差不多半小时。

  跟简女王回来的时候我从她口里了解到,阉割后的男人阴囊伤口一般在第四
天就可以愈合,第六天就能拆线了,但是阴茎的切口最少要10天才能恢复,并
且为了防止感染,那根橡胶管子至少要在尿道里插20天以上,一个月后才才恢
复正常,当奴隶被阉割后麻药劲消失了会疼痛难忍,这时候需要打安定和杜冷丁
来止痛。听她介绍的差不多了我问她:「阉割的时候可不可以慢点啊,就是让整
个阉割过程加长,这样会更让奴隶强烈的感受到征服感。」简女王说:「可以啊,
阉割时间最长可以长达5个小时,不过这样折磨后奴隶可能会受不了。」我又问:
「那在阉割的时候可不可以用针进行穿刺而激刺奴的疼痛感呢?」简女王说:
「当然可以啦,不过这一般都是做拷问场景的阉割时才会做,我最擅长这项了。」

  我心底一阵刺激。回到简女王办公室后,我们又聊了一会,然后一起去吃了
晚饭,饭后简女王说:「你这几天都要住在这里了,一般我们给待阉的奴隶准备
的是一个单间,不过奴隶要是愿意的话可以选一个女王来伺候,只要女王同意,
那么他晚上就可以和女王同住一屋,但是不能侵犯女王,我们这里较为正规一些,
女王和奴性交的事是不允许发生的,女王一般也不会选择舔阴或口交等项目,如
果奴隶违反了条例,将被视为弃权而驱离出去。」

  我哦了一声,随后又跟简女王说:「我想伺候简女王,不知简女王是否会给
奴一次机会呢?」简女王微微一笑:「你说呢?我可是很残忍的哦,到时候你如
果受不住了呼天叫地也没用了。」我听后心中一喜,说真的,我最喜欢那种残忍
的女王了,当下打定主意要伺候简女王,于是我说:「我只伺候简女王,换别人
谁也不肯。」简女王笑了笑说:「好吧,那我就收下你这奴隶。」说着她将我带
到她的住处,一个约30平米左右的一个小单间,屋内有一张床,一个电脑桌,
一个梳妆台,还有个衣箱,里面是阳台,阳台侧面是洗浴室和洗手间,屋内挺宽
敞的,门口放着鞋架,上面摆放着各种高跟鞋、拖鞋、凉鞋等,地面整洁滑滑,
纤尘不染,我脱掉鞋袜跟她进了屋,顿时有些不自在了,两人坐在床上聊了一会,
我便感觉到下体胀胀的不舒服,虽然我有奴性,但是面对着大美女任谁都不会一
点欲念也没有。她好象也看出来了,笑着对我说:「我们开始吧,先进去把你的
身子洗干净然后跪在床边等我。」我遵从了她的指示,进了浴室把自己洗了个干
干净净,然后穿上衣服出来,她坐在床头看着一本杂志,见我穿衣服从浴室走了
出来,笑了:「傻样,一点规矩都不懂,做了我的奴隶了是不可以穿衣服的哦,
连内裤都不可以穿。」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头一次经历这种事情,浑身紧张的
发抖,但也顺从着把身上的衣服除的干干净净,在床边跪在她的脚下。她满意的
看着我,伸出白嫩的脚用脚背抵着的我睾丸揉弄了一会,然后命令道:「小狗奴
乖乖的跪在这里等我哦,一会本女王洗完了再出来收拾你。」我应着,她却又俯
在我耳边悄悄的说:「你要是觉得跪累了忍不住了可以偷偷的到床上躺一会哦,
不过你可别让我看见,不然有你好受的。」说完在我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麻麻
痒痒的好舒服,说完她拿起一块浴巾进浴室洗澡去了。

  女王看着我坚挺的下体满意的点点头说:「好,你去门口鞋架上拿一双高跟
鞋来。」我爬过去,选了一双粉红色绣面高跟拖鞋,想用嘴叼着献给女王,可是
两只鞋怎么弄不到一起,女王见了咯咯笑了起来:「笨奴笨死了,你不会一只一
只叼过来啊,嘻嘻……」我闻言忙将两只鞋一只一只分别叼到床边,整齐的摆放
在女王脚下。女王从床头拿过一包东西,慢慢打开,是一双浅灰的长筒袜,女王
慢慢将丝袜套到脚上,双腿挪到床边,将美脚伸进高跟拖鞋里,然后用手轻轻抚
摸着我的头说:「惩罚要开始了哦!第一项是踩踏。趴下!」我乖乖的趴到地上,
女王将穿着高跟鞋的脚放到后背,一下一下踩了起来,越来越重,但她始终没有
从床上站起来将重心全部放到脚上,踩了大约十分钟吧,我后背的每一寸肌肤都
让她纤足踩遍了,女王命令我翻过身来,然后踩踏我前胸,腹部和大腿,她不算
是很用力吧,说心理话我不太喜欢她这种温柔的调教,但是她的娇媚声音和温柔
的动作却能激发起我强烈的欲望,让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期待她的下一个动作,
又差不多十分钟过去了,我正面也被女王踩了个遍,她这时换了一种口气,狞笑
着对我说:「嘿嘿……现再要进行更Hard一点的项目了哦,第二项,鞭笞!」

  说完她拿起床上放着的皮鞭,捋了一下鞭稍,挥起持鞭的手臂,「啪」的一
声,皮鞭重重的抽在我的前胸,我不禁「啊」的一声,感觉胸前火辣辣的,看着
前胸凸现出一条红红的鞭印,女王柔声问道:「能受得住吗?」我点点头说「能」,
女王又挥动着抽下第二鞭、第三鞭……慢慢的我适应了,闭目听着皮鞭划破空气
发出的呜呜声,感受着女王的皮鞭给我带来的刺激和痛楚,下体渐渐胀了起来,
突然我感觉到什么东西触碾压着我的阴茎,我睁眼一看,原来是女王的高跟鞋踩
住了我的下体,鞋尖轻轻扭动着,鞋跟不时触碰着我的睾丸,同时手上继续挥舞
着皮鞭一下一下的抽过来,大约抽了20多鞭吧,我由于极度兴奋没记清数目,
女王命令我翻过身来,然后她抬起踩在我阴茎上的脚,我翻过身来,她的脚又放
在我的屁股上,将重力全放在尖尖的鞋跟上,踩着我的屁股扭动着脚,同时手上
不停的挥舞着皮鞭一下一下的抽在我后背上,感觉她抽后背时我力度要比抽前胸
大得多,一下比一下痛,我不由忍不住哼了起来,女王见状停下手来温柔的问:
「疼吗?由于后背的忍受能力比前胸强,所以我加大了抽打的力度,你能忍住吗?」

  我点点头说:「能忍住,请女王继续恩赐。」女王又开始抽打我了,或许是
女王温柔的话语起到我镇痛作用,或许是女王放轻了手劲,感觉后面几鞭便没那
么痛了,又抽了20鞭左右,女王停了下来,坐在床沿上娇喘着问我:「感觉好
些了吗?」我下体顿感膨胀欲裂一般,女王温柔的话语和不痛不痒和几鞭更强的
刺激了我的性欲,火热坚挺的阴茎紧贴在凉凉的地面上,不住的抽动着。女王休
息了一会,命我翻过身来,我刚翻过身来,胯间阳物失去压力,一下就挺了起来,
还一抽一抽的,女王看着阴笑了起来:「哼哼……下一个项目是虐阳和阉割了哦,
再让你的小弟弟挺那么高。」说着抬起脚踩在我阴茎上用力蹂躏着,坚硬的鞋底
不时给我的阴茎带来阵阵撕裂般刺痛,女王见我不停的皱着眉,咬着银牙狞笑着:
「嘿嘿……这样就受不了啊,等下还有更Hard的节目哦。」说着她用高跟鞋
尖轻轻向我睾丸一踢,虽然只是轻轻一踢,我还是吃不住痛捂住下体叫了起来,
女王吃吃地笑着。用高跟鞋拔开我紧捂下体的手,又是轻轻一脚,我感觉睾丸好
像要在她那坚硬的高跟鞋尖下爆裂了,在地上翻滚起来,女王突然把脚踩到了我
的胯下,鞋尖紧紧碾住阴茎,鞋跟抵在会阴上,我登时动弹不得了,躺在地上用
哀求的眼光望着女王,女王好像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抬起踩在我阴茎上的高
跟鞋俯下身来,脸上带着残酷的笑意:「哼哼……更激烈的来了。」然后有些粗
暴的扯着我的头发把我从地上拎起来,让我跪下,然后用高跟鞋在我的左右大腿
内侧拔了一下,示意我叉开腿,抬起腿重重的就踢了一脚,我立时捂住下体缩成
一团滚倒在地上,剧烈的疼痛令我大脑一片空白,也听不清她在说些什么,只顾
着不住的哀嚎着,好一阵子才从剧痛中缓过神来,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像死
猪一样躺在地上,女王用脚轻轻踢一下,我却无力再爬起来,在地上蠕动着身子,
女王伸出手,拉着我的胳膊把我拉起来,扶到床边让我坐到床上,一手温柔的给
我按摩着睾丸,本来已渐渐平息的痛在她灵巧手指的拈动下又痛了起来,我不住
的呻吟着,忍受着她带给我的阵阵疼痛,下体又恢复了欲望,持续的膨胀着。

  女王站起身来,走到柜子边上,打开柜门,从里面取出了狗链、乳白色橡胶
手套和一副手铐,还有一个小塑料盒,不知里面装着什么东西,女王来到我身边,
先将我手背过去反拷起来,然后将狗链套在我脖子上,另一端系在床上,转过头
高声宣布着:「本女王决定收容狗奴同屋睡下,为防止狗奴侵犯女王,本女王将
用针刺阉割来消除狗奴的性欲。」我惊恐的望着女王慢慢的戴上手套,然后打开
塑料盒,从里面拿出一根钢针,一手捏住的我一个睾丸,慢慢的将钢针刺入我的
睾丸,我惊恐的望着她的手,看着她手指上捏着的钢针一点一点没入我的睾丸,
心都缩成了一团,可是奇怪的是,我除了阴囊皮肤有一点点刺痛外竟然一点都感
觉不到传说中针刺睾丸的剧痛,难道我的睾丸被她踢碎了?正在疑惑间,她突然
向上一拔,把没入睾丸的针拔了出来,我也只是感觉阴囊皮肤上一阵轻松,没感
觉刺痛,我正奇怪间,她笑迷迷的冲我说:「怎么样,这种感觉很爽吧?」我微
微点了点头,女王笑着把手上我钢针放到我面前让我看,原来并不是她真的把钢
针刺入我的睾丸,而是在拈动时手指放松钢针滑着被我的皮肤顶着另一端从她的
手指滑出来,从而给我造成一种钢针刺入睾丸的假像,我松了口气,却又浮现出
一种失望,但胯间的阴茎却一直挺着,龟头被绷的发亮,马眼处挂着一滴亮晶晶
的液体。

  这时女王又问我:「如果我把针刺进去你会不会认为女王残忍呢?」我摇头
说:「不会我,我希望女王这样做,只要女王愿意。」女王微微笑了笑说:「现
再我可不会这样做哦,我只有在阉割别人时才会刺他睾丸的,现再你还不是我的
阉奴呢。」我恳求女王阉了我,女王却不同意,说:「要等三天后化验结果出来
后才能由你选择由谁对你进行阉割的,现再我可没权这样做。」说着女王解开拴
在床头的狗链,拿起皮鞭赶着我走进浴室,然后放掉浴缸的水,让我躺进浴缸里,
然后用皮鞭轻轻抽打着我,一边用高跟鞋轻轻蹂躏我的阴茎,嘴上说道:「本女
王要让你发泄一次,你喜欢用什么方式?」我答道:「最喜欢女王用高跟鞋踩出
我精液,不过我没有在高跟鞋下射出的经历。」女王说:「是吗,白天你不是享
受了一次了吗?」我说:「白天感觉鸡鸡在女王的高跟鞋下好痛,就一直没有射
出来,后来还麻烦女王用手帮我呢。」女王笑了,说:「好吧,今晚我就让你在
我的高跟鞋下发泄一次。」然后脚上高跟鞋慢慢用力,她就坐在浴缸边沿上,用
皮鞭一下一下抽打着我,在女王的皮鞭下我渐渐兴奋起来,也感觉不到阴茎在女
王的高跟鞋下的痛苦了,浑身只感到一阵阵舒服,感受着女王尖尖的鞋跟在触碰
到我睾丸时给我带来的一阵阵轻微刺痛,终于我忍不住了,阴茎在女王漂亮高跟
鞋的碾动下剧烈的喷出了一股股乳白的阳精,女王见我射了后用鞋尖轻轻碰了一
下我的睾丸,然后解开我脖子上我狗链,把浴缸里放满水,命令我:「洗干净后
爬出来等候女王的惩罚。」然后转身出去了,听着女王高跟鞋轻轻敲打地面的声
音渐渐离开浴室,我用极快的速度把身上清理干净,然后擦干身子爬了出来,又
跪到女王脚下,女王此时已经脱下了高跟鞋,只穿着浅灰色丝袜坐在床上,浅灰
丝袜被女王的秀腿绷得紧紧的,在灯光下闪着亮光,我不觉间下体又硬了,女王
见我下体又硬了,不由得生起气来,说:「你怎么搞的啊,刚射出来就又硬。」

  说着抬起脚在我胯下就是一脚,睾丸在她的脚面上跳动着发出阵阵闷痛,但
我却更兴奋了,阴茎竟然一下一下的抽动起来,希望女王继续用她的美脚踢我。

  女王又轻轻踢了几脚后,又把我牵到浴室,让我跪在地上,然后又带着手套
的的手剧烈套弄起我的阴茎来,在我快射的时候,她猛然停止了套弄,用拇指用
力压在我龟头上,一股滚烫的精液就这样生生被憋了回去,女王用手揉捏着我的
睾丸,另一只手轻轻抚弄着我的龟头,不一会我又到达了喷发的边缘,女王却掌
握的很好,每次就在我喷发的边缘手力掐住我的龟头,就这样我在极度兴奋的边
缘徘徊了5次,终于女王让我射了出来,滚烫的精液一股股顺着女王的手上流了
下来,那次我射了好久,女王在射精时用手按住我阴茎根部,令我持续更久的喷
射着,终我的阴茎停止了抽动,女王摘下沾满精液的手套,丢到垃圾桶,然后洗
干净手,便出去了,我把浴缸的水放满,再次清理干净身子,爬着来到女王床边
跪好,此时女王已经有点累了,刚我进来后把脚又伸向我的胯下,摩擦着我的睾
丸,见我没再硬起来,便把我脘子上的狗链一端拴在床头上,说:「本女王累了,
今晚你就睡在地下,如果你侵犯了女王的身子,后果你自己想去。」然后她脱下
皮衣丝袜,穿上睡衣躺在床上,不一会就睡着了,我见女王睡着了,便蜷缩在地
板上,回想着女王刚才温柔的带着我达到高潮慢慢进入梦乡……

  就这样,三天内我一直在做简女王的奴隶伺服着她,享受着她,白天简女王
去办公室时也会带上我,不过她把狗链摘掉了,有时候无聊了就会命令我脱下裤
子,然后她用高跟鞋玩弄我的鸡鸡,有一次Lice女王路过简女王办公室时看
到了,也凑过来玩弄了一会,那次我在两位女王的脚下射了。到第四天上午,简
女王带我来到办公室,不一会便接到电话,她应答了几句后放下电话对我说:
「恭喜你,你通过了身体检查,走吧,我们去会议室,商量你阉割的具体事宜。」

  然后她带我来到会议室,一齐坐了下来,不一会,又来了几位女王,等她们
都坐好后,一位医生女王递过一个检查表,还有一份手术协议,检查表上写着我
双侧睾丸破裂,需要做摘除手术,而手术协议上也是同样内容,我在满怀激动的
在手术协议上签上了名字,然后轮到我选由哪位女王对我执行阉割,我想都没想
就选了简女王,简女王坐在我身边,见我选她后有些高兴,在桌子下边伸手轻轻
的掐我的大腿。会议开完后,简女王带着我回到她办公室,然后对我说:「从现
再开始,你身体的一切都归本女王所有了,你要遵从女王的一切命令。」我点头
应着,女王又说:「你的手术将会被安排在明天下午执行,这段时间内你不能吃
东西,从明天上午开始水也不能喝了,你要记住。」我又点点头。然后女王带我
回到她的房间。进屋后女王突然转身抱住我,双手勾着我的脖颈,在我唇上留下
滚烫的一吻。我被女王这一举动惊了一下,随后配合着她热烈吻了起来。朗良久,
我们分开,女王脸上带着兴奋的红润,把我拉到床边坐下,然后对我说:「从现
再起,你不再是我的奴隶了,而是我的犯人,明白了吗?」我点头称是,女王又
说:「明天下午就要阉你了,有没有什么感想啊?」我激动的说:「感谢女王赐
与我这次体验的机会,我愿意为女王付出一切。」女王笑了笑说:「你有没有想
过要与即将阉割你的女人做爱啊?」我一楞:「不是你们这不允许女王的奴做爱
吗?」

  女王笑了笑,脸上带着红润说:「那是没确定身份的奴不可以与女王做爱,
你不同哦,我们这里允许女王同阉奴做爱的,而阉奴也将会体验到和一个即将阉
了他的女人做爱时的快感。」我下体兴奋了起来,紧紧把女王搂在怀里,在她那
性感娇艳的唇上吻了起来,女王呼吸急促起来,一只手主动除去外套,然后帮我
脱下衣服,两人一起滚倒在床上……我总是认为女王是高贵不可侵犯的,所以第
一次与女王做爱时特别兴奋,努力的配合着女王用力抽插着,一边狂热的吻着女
王,女王在我的努力下很快达到了高潮,不久我也一泄千里……我们相拥着躺在
床上,女王在我耳边轻轻的说:「第一次和阉奴做爱,感觉好刺激哦,想着不久
后我将亲后阉割了我身上这个充满激情的男人,割下他的睾丸阴茎,剥夺他的性
权力,越想越刺激。」我吻着女王的额头问:「你以前不也阉过男人吗?你没和
他们做过?」女王:「没有,他们太俗了,根本没办法激起本女王的兴致,就算
他们要求要发泄,我也只会用脚挤出他们最后一次精液,不会让他们碰到我的身
体的,而你就不同了,你知道吗,我们在一起的头一天晚上我就想占有你这个羞
涩的小男生的,不过碍于规定我没有,说真的,你那时想不想?」我激动的搂紧
女王说:「当然想啦,只是担心女王生气了会不要我了,不敢侵犯女王那高贵的
身体。」

  女王手伸到我下体,轻轻掐了一下我的睾丸说:「傻样,就算你侵犯了我,
我也舍不得把你赶走的,如果我不说,别人谁也不知道啊。」我再一次激动起来,
紧紧搂着女王在她娇艳的唇上又狂吻起来……

  女王轻抚着我的下体,感觉它在慢慢的兴奋,一边喘息着射开我的热吻一边
说:「唔……小东西又不老实了……唔……看等我割下它们时……唔……它还会
不会这么野蛮了……」我一边感受着女王温柔的手给我带来的快感,一边吻着她
再次进入女王的身体……

  等我们激情过后从床上起来时,天已经快黑了,我们在床上激情了差不多一
整天,女王被我野蛮的冲撞着,十分疲惫,躺在床上娇喘着,我去给女王找来可
口的食物,并给自己买了两瓶牛奶带回女王的住所,我们一起吃着晚餐。晚饭后,
女王要和我帮她洗澡,我们都脱得光光的来到浴室,我轻轻的擦着女王的身子,
不时吻一下女王的耳垂,不想女王又被我激起兴奋来,她把我拉进浴缸,玉手轻
抚着我的下体,轻声对我说:「小东西,害怕被我阉割吗?」我回答:「不怕,
我渴望被女王阉割。」女王笑了笑说:「我可要在阉割你之前吸干它哦,不能浪
费了这么可受的小宝贝。」我吻着女王说:「只要女王高兴,奴隶随时准备奉献
着。」女王小手轻轻一掐我的睾丸笑道:「净会说好听的。」然后一手勾着我的
脖子,一手牵引着我的下体,慢慢进入了她,我们就这样在浴缸里再度进入激情
……等我们激情过后,女王用手指挑着我的下巴,对我说:「越来越舍不得阉你
这个勇猛的小男生了,不过还是要阉的哦,明天下午你便是我的犯人,我审训你,
虐打你,然后将你阉割,你会感到兴奋吗?」我心里一阵感动,跟上说着:「一
定会的,求求女王到时候慢点阉我,让我好好体验一次。」女五笑着说:「我会
的啦,我决定用5个小时来折磨阉割你。」我心头一阵高兴,搂着女王又开始狂
吻着她……

  第二天下午,女王将我带到地下阉割手术室里,然后她把我带到手术室后边
的浴室,一边为我清洗着身子,一边不时的吻着我,当我被她挑动的激情四射时,
我又一次进入了她的身体……激情过后,女王用一把剃刀小心的帮我刮去阴毛,
然后抚弄着我软软的阴茎对我说:「现再它保遛在你身上的时间可是越来越少了
哦。」随后女王把我带回手术室,她换上一套夏装警服,穿上肉色长筒丝袜和一
双很漂亮的高跟鞋,用手铐把我铐了起来,然后开始用皮鞭虐打我,用高跟鞋踢
我,我忍受着女王给我带来的疼痛和兴奋,看着女王慢慢把我绑到手术台上,然
后她对我说:「阉割准备开始了,慢慢享受吧。」女王的手很温柔,但同样给我
带来巨大的疼痛,因为我选择的是无麻醉阉割,当女王把一根钢针刺入我的睾丸
时,我几乎痛的晕了过去,这次可是真刺啊,当女王把针拔出来时,一丝血珠从
针眼里冒了出来。女王在我的两颗睾丸上都刺了几针,每次都疼得我大叫,最后
女王终于割开了我的阴囊挤出了睾丸,止血后她把我那被挤出来的睾丸用手把玩
着,不时还拿针刺一下,我终于忍受不住疼痛晕了过去……等我再次醒来里,女
王依旧把玩着我的睾丸,不过这次没有痛觉了,只是觉得睾丸在女王的手上被她
慢慢摩擦着有种舒服的感觉,女王见我醒过来了,轻声对我说:「忍不住痛就早
说嘛,害人家替你担心了半天,现再好了,我给你打了麻醉了,你不会再感到痛
了。」然后继续玩弄我的睾丸,不时往里面插一根针,我再也没有痛觉了,只是
从视觉上激烈的刺激着我的神经,她玩弄了好一会,放开我的睾丸,对我说:
「现再到阴茎了。」然后拿起钢针,在我的阴茎上一根根穿了下去,直到上面布
满了钢针,就这样她玩弄了很久,才慢慢拔下刺在阴茎和睾丸上的钢针,然后拿
起手术刀,割下了我的睾丸,随后又慢慢切下了阴茎,我就这样亲眼看着她一点
点将我的生殖器割下,精神上获得了极大的满足,我闭上眼睛回味着……

  过了许久,女王将我的下体包扎好了,然后扶着我到病房休息了。随后的几
天里,我默默忍受着下体传来的剧烈疼痛,回味着女王留给我的温柔……女王几
乎每天都至少来看我三次,帮我打着止痛药,换着纱布,她几乎代替了护士的角
色。二十多天后,我能下地行走了,女王带着我到外面散步,她问我:「有没有
后悔被我阉割了?」我回答:「没有,我只是回味女王留给我的温柔,如果我的
下体还能再生,我一定会再次送过来给女王阉掉。」女王幽幽的看了我一眼说:
「如果能再生就好了,不过我再也不会阉掉你了,现再我后悔了。」说着她眼圈
红了,我动情的望着娇艳欲泣的女王,轻轻把她拥在怀里,动情的吻着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微嗔 金币 +13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 2019-8-14 20:53
7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9-17 23:01